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血族bloodline】【灰星X崇音】See you again01

传说中基友的传说:

这是循环速7ED产生的脑洞而写的东西。。。


总之是有【】的情节的哦?


然后反正我是写的同人文轻度OOC是难以避免的毕竟这两人的设定太少了少到种族跟魔法我都只能去自己找设定!


以上。


【序章】


 


时间的齿轮不停转动,我走遍了这个世界每个角落,在有生之年,祈祷着与你的再次相逢。


 


即使那不再是你。


 


我只需从中感觉到你的灵魂。


 


你从未消失。


 


而我,也未曾失去你。


 


在这漫长的生命完结之前。


 


 


01


 


 


“到黑塔了啊,老师。”


 


黑发的少年用手臂挡住了日光,而他身后穿戴如流浪者的精灵低声应着。


 


“既然决定了让本大爷做你的老师,就别后悔啊,小子。”


 


“在达成我的目标之前,我会咬紧牙关的。”


 


少年的脸上没有一贯的假笑,友人们与战友们的身影在眼前如同幻灯片般浮现,而少年的拳头不自觉的便握紧了。


 


必要之恶什么的,如同那个秃头圣徒所嘲讽的那样,没有力量,只不过是空谈罢了。


 


灰星看了看一脸认真的崇音,倒是难得的没有说出揶揄的话语。


 


“那就加油吧,从基础学起--------不过你的进度大概会比其他人快。”


 


 


 


 


 


 


“学魔法,要先从各种语言学起,因为魔法典籍鲜少有用人类语言记录的。”


 


崇音认真的听着灰星的讲解,直到对方将厚厚一摞字典摆在崇音面前。


 


“精灵语,深渊语……这些是你进入魔法世界的第一课,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办得到吧?我觉得至少你还没有那么蠢。”


 


对于面前成堆的典籍,崇音的表情少许的僵硬,最终低声的叹气。


 


“是……”


 


“你不是想要拥有力量吗,魔法的大门朝你敞开了你却害怕了?”


 


那是轻松愉快的语调。


 


崇音愕然的看着面前表情认真的灰星,最终目光坚定。


 


“是,老师,请鞭策我。”


 


然而在崇音期待下文的时候,灰星却把所有的字典推到了崇音面前。


 


“那就开始自学吧,这东西就像人类学说话一样,大人只会起引导作用,主要还是看你自己。”


 


在崇音认真的开始翻阅字典时,灰星又想到了什么一样的补充道。


 


“哦对了,你最适合的大概是通灵系的法术,我从没见过跟你这么有天赋成为死灵法师的人。但是这一派是造人忌讳的学派,所以我们想要在黑塔光明正大的学习魔法的话,就要打一些掩护,所以,你也必须学会别的法术。”


 


 


 


 


 


黑塔中的生活无非就是每日早起蹲进图书馆,而后在那直接待到深夜。


 


---------好在身为半吸血鬼,一时半会的不进食也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将最后一本字典轻轻合上,崇音长舒了一口气,仰头看向了天花板。


 


距离灰星给出的期限还有三天。


 


崇音终于将所有的常用词基本记住。


 


想着明天就可以开始下一步的学习,崇音伸出了仅剩的左手试图去触碰透过天窗看到的繁星。


 


“这样,就可以拥有与圣地作战的力量了吧。”


 


体内在躁动。


 


崇音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忍耐以至极限。


 


对鲜血的渴望不停涌出,崇音捏住了衣领掩住口鼻,却难以自制。


 


直到熟悉的声音响起。


 


“喂,小子,该睡觉了。”


 


泛红的眼眶在无声的躁动。


 


灰星察觉了崇音的变化,而后将手臂伸了过去。


 


“这是第十次,别忘了每次一千块。”


 


精灵的血液进入口腔。


 


崇音小心的吸食着,直至那躁动开始平息。


 


“谢谢你……老师。”


 


“反正我已经记在账上了,最后一本也已经记住了吗?”


 


手指轻巧的叩击着烫金的书皮,灰星并没有急于收回手臂,只是将目光转向了桌上的书籍。


 


“是的,明天开始您可以教我咒语了。”


 


对于崇音意料之中的聪慧,灰星包扎着手臂思考着之后的进度,崇音就默默的看着与自己朝夕相处半年的老师,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咒语的授课相对来说更加简单。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崇音将基础的咒语尽可能的背下,而后又从灰星手中获取了一些书籍。


 


“你果然是天才啊。”


 


对于崇音的学习速度,灰星摸着鼻尖毫不惊讶的评判,而崇音只是微微昂首,随后再次将自己的思绪回到了书中。


 


只要拥有拉斯特那么强大的魔法……


 


只要拥有力量……


 


再也不是任何人的负担,也不是自爆炸弹……


 


那样的话,老师就不会像绯瑚跟莉萝艾那样,必须要跟自己分开了。


 


那样的话,自己也会拥有保护老师的力量----------作为对方照顾自己的报答。


 


仅仅是这样吗?


 


崇音的思绪逐渐飘远,直到灰星用手指弹了他的额头。


 


“看咒语书的时候胡思乱想也许会造成奇怪的事发生的,小子,给我认真点。”


 


然而崇音合上了书。


 


“老师,等到我可以自己学习魔法的时候,你……”


 


“那时候我就要回去做我的佣兵了,而你,也该做你的事了,哦当然欠我的钱你要还我。”


 


崇音并没有再回答。


 


对于突如其来的安静,灰星也只是坐在了崇音身边随便的翻阅起了他已经读完的魔法书,而后平静的诉说。


 


“所以说,我觉得你,已经差不多可以自己研究魔法了,明晚我就要离开了。”


 


 


于是,这二人的故事,由此正式的揭幕。


 


 


 


 


 


 


02


 


今天的风,有些喧嚣。


 


脑海中不禁浮现了从人类的杂志中看到的,这样的语句。


 


灰星清点了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穿好了带兜帽的外套。


 


果然还是该跟那个家伙好好道别。


 


脑海中浮现了崇音有些落寞的脸。


 


灰星没有再犹豫,大步的走回了图书馆的方向。


 


而后,他不出所料的在门口看到了正在不安的崇音的身影。


 


那一刻理智离灰星而去。


 


“……果然还是再带你实战完了再出师吧,你去收拾行李跟我走吧。”


 


甚至没有一秒愣怔。


 


崇音飞快的跑向了临时的住所,以极快的速度拎着乱塞一起的行李站在了灰星面前。


 


“那就拜托了,老师。”


 


 


 


 


 


 


 


与去往黑塔的旅程并不一样。


 


这是漫无目的的旅行。


 


而沿途的经费,完全是靠着好心人的接济。


 


崇音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老师,对方却毫不在意。


 


“看什么,本大爷一不偷二不抢,他们自愿给的。”


 


从崇音的帽子里捏出了一张十元的钞票,灰星清点了一下今天的收获,径直的走向了街角的餐馆。


 


“你倒是节省粮食,本大爷可是要吃饭的。”


 


崇音不假思索的跟了上去,灰星的嘴角挂着略有似无的笑意,随即抓住了崇音空旷的衣袖。


 


“要是有生意的话,本大爷也乐得清闲,谁喜欢一天蹲在那里等钱啊。”


 


在灰星正在对着崇音说教的时候,前方传来了吵闹声。


 


职业的嗅觉告诉他,大概生意来了。


 


“崇音,记得把帽子带好,大概这次能赚够机票钱了。”


 


 


 


 


吵闹声的源头,是个看起来有点像朋克青年的年轻人。


 


而包围他的人,是灰星与崇音在黑塔中见过的一些守旧的长者。


 


“你打破了封印,触犯了禁忌,是被黑塔驱逐的人,不可以再使用魔法。”


 


为首的老人握住了魔杖念着咒语,年轻人的嘴角微微弯起,随后巨大的魔剑浮现在了空中。


 


“封印解除。”


 


随着年轻人嘴角有些狰狞的弯起,灰星拉着崇音冲进了战斗的中心。


 


“啊,黑塔的同志,需要雇佣佣兵吗,本大爷可以替你们解决危机。”


 


首先被询问的,是黑塔的法师。


 


在怀疑与傲慢的拒绝声响起之前,灰星飞快的扭头看向了年轻人。


 


“你的法术如此消耗魔力,短时间内也只能释放一次吧。”


 


对方看向灰星的眼神,带了些许被揭穿的恼怒。


 


“本大爷是钱的朋友,给多少钱,办多少事。本大爷的职阶是精灵咏剑者,而这个是我徒弟是个死灵法师,如果选择帮你脱身的话,这是一二三….十二个法师,每个人算100块,帮你干掉他们的话,算200一个,无效退款。”


 


年轻人有些懊恼的听住了动作,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


 


“能刷卡吗?”


 


“当然。”


 


崇音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灰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台无线pos机,飞快的按下了几个数字。


 


“你是要选后者?”


 


“嗯,帮我把这些麻烦的老头收拾掉吧。”


 


“好,现在就帮你解决敌人。”


 


对于二人无视自己的傲慢,巫师们愤怒的握紧了魔杖同时释放起了大型法术。


 


而在那法术到达灰星身边之前,崇音已经挡住了他们。


 


“拉斯特阴影蛛神轰炸术!”


 


即使是刻意减低了威力,地面也被这法术冲击至尘土飞扬。


 


在寒光一闪的刹那,灰星出现在了正面的几个法师面前,轻轻的挥动了细剑。


 


“虽然本大爷并不讨厌黑塔,但是……最近喜欢向圣地谄媚的巫师们,有点让人反胃。”


 


转瞬之间巫师们的魔法被崇音全部化解,而灰星则敏捷的穿梭于敌阵之中,直到将对手清理干净。


 


“好了,年轻人,合作愉快,本大爷还有别的事。”


 


不等雇主询问更多,灰星拉起崇音的衣袖飞快的走进了最近的暗巷之中,直到确认将对方彻底甩开后才放慢脚步。


 


“老师……你是要与黑塔为敌?”


 


“嘛……本大爷只是个佣兵,至于雇主之间的恩怨,与本大爷无关,所以才叫你带好帽子。”


 


灰星摆着扑克脸对崇音解释着自己的行为,崇音却莫名的觉得,面前的男人似乎在暗爽。


 


“老师似乎很开心?”


 


“别说多余的话,不过话说回来小子,实践也用的不错嘛,我也可以放心的把你丢给那个大小姐了。”


 


双手抱臂靠在墙上,灰星上下打量着崇音的行头,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几枚戒指。


 


“这是我从一个老熟人那里顺来的,反正本大爷每天可以用的魔法就那么几个,你拿去,本大爷会一并算进你的学费欠债里的。”


 


不由得崇音拒绝,灰星将戒指带在了崇音仅有的左手上。


 


“老师……”


 


本以为对方会推辞的灰星眯起眼睛看向了崇音,对方所说的却并不是这样的事。


 


“把我送到莉萝·艾那里后,老师去哪里。”

“我么,帮她甩掉圣地之后去找拉斯特算账,虽然我有他的消息可是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因为你会告诉莉萝·艾。”


 


对于崇音的异常反应,灰星尽可能的忽略,然而内心最深处,却也泛起了些许异样的情绪。


 


对方虽然是半血族,但是终究还是人类。


 


就算是精灵,相处太久也会……所以还是趁早重新回到一人生活才比较好。


 


灰星这样思考着,转身走向了小巷的出口。


 


“走吧,其他事我已经委托别人帮忙办妥,我们只需要去国际机场见那个接头人就行了。”


 


“用走的?”


 


本是消沉中的崇音听到灰星的话语之后睁大了双眼,而灰星很快的肯定了这个回答。


 


“当然,你以为去机场坐车要多少钱------难道你需要本大爷抱你?”


 


崇音很快的垂下了头,随后老实的跟着灰星走了起来。


 


 


 


 


 


 


在脚底如同走在烙铁上一般疼痛的时候,天色也终于完全的暗了下来。


 


好在一路为了追求速度所行走的是高速公路旁边的荒地,沿途偶尔会有些树林或者废弃的房屋可供休息。


 


在崇音感觉自己快要倒下的那一瞬间,灰星终于在一间看起来曾经是看守田地的小草屋门前停了下来。


 


“本大爷真是收了个没用的徒弟啊,才走这么点路就开始摇摇晃晃的。”


 


在崇音打算逞强说没关系自己还能走之前,灰星却不给他任何的机会般的继续说着。


 


“算了,本大爷也不喜欢连夜赶路,我们就在这边休息一下好了,省得莉萝艾到时候说我虐待你。”


 


崇音默然的跟着灰星走进了草屋。


 


四处透风的房子并不是休息的良所。


 


但是好在这房子四处透风,久无人居住也并无灰尘异味。


 


崇音小心的坐在了简陋的木板床之上,而灰星则从背包里掏出了红枣味压缩饼干啃了起来。


 


这其间房子里一片安静,只能听到偶尔擦过房顶的风声。


 


等到灰星终于进食完毕,崇音仿佛下定了很大决心一样的用左手拉住了灰星的衣襟。


 


“老师……讨厌我吗?”


 


对于对方莫名其妙的问题,灰星表示难以理解的摇了头。


 


“并不,你饿了?”


 


崇音很快的摇了头,并将头转向了灰星与之对视。


 


那双眼眸中所透露的,竟是少年赤裸的欲望。


 


即使很久之后,灰星也并不清楚这一夜自己究竟是出于本意,还是只是被崇音的血族之眼诱惑。


 


所能记得的,只是崇音咬着下唇将自己的衣衫褪去。


 


崇音的体温。


 


主动贴合过来的,过于柔软的唇。


 


划破自己舌尖的,代表吸血鬼的利齿。


 


纠缠的舌头在二人的口腔之中传递着欲望。


 


崇音的外套被丢掷在垛满了杂草的地上,而灰星的腰带也已经被解开。


 


二人滚落在简陋的床上,偶尔纠缠的空隙中,灰星透过并不完好的房顶看到了难得一见的星空。


 


但是少年的身体使他很快的忘却了风景。


 


这是来源不明的欲望。


 


仿若开闸的洪水一样,再也无法抑制。


 


即使并不能确定来源于自身。


 


更多更多,只想要掠夺少年的一切。


 


对方白皙瘦削的身体在星光之下安然的躺在那里任由精灵肆意妄为。


 


只是在灰星打算除去最后一件衬衣的时候,崇音制止了灰星。


 


“就这样……就好,老师,不要……”


 


原来,这并非蛊惑。


 


被自己的理智所提醒,灰星终于明白,与少年朝夕相处的近一年时光,也使得自己开始害怕寂寞了。


 


保持着与少年结合的姿势,灰星的吻沿着崇音的左肩一路滑落,直至将本已松垮的衬衣袖子慢慢除下。


 


那道疤痕大约是少年卑微请求的来由。


 


而后,灰星亲吻了他。


 


“精灵的一生,比你想象的长。”


 


“……我不在意。”


 


“对我来说,你总归会变成过客的?”


 


“……那么,老师,我会让你记住我。”


 


少年夹杂着喘息的回答勾起了精灵更深的欲望。


 


他们纠缠至天光。


 


直到精灵对少年许下了不会将他独自留下的诺言。


 


 

评论

热度(7)

  1. 空白传说中基友的传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