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逐日微光》——血族bloodline同人

浮笙裳——心不脏:

《逐日微光》——血族bloodline同人


主CP:毁灭隆音×拉斯特


*初次写文……就当是练习吧=w=+


*忙于学业很久都没有看了……所以可能有些东西记错请指出0v0


*应该有私设,可能略OOC……


*最后!估计没什么人看吧_(:3_L)_


 


PART.0 坚冰——深蓝
      
      
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就发现自己被一个漂亮的金发精灵捡回了一个黑暗的地方。
      
“你好,”金发精灵温柔地打了个招呼,“这里是巫师的聚集场所——黑塔,我是黑塔八页之一,金精灵,永青一页的露露缇雅。”
      
“我叫……”他迟疑了,我……叫什么?
      
“你愿意成为黑塔巫师,咒法学派的一员吗?”露露缇雅温和地看着他。
     
他犹豫了很久,最后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黑塔,咒法学派之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内心总是隐隐约约地让他答应。
      
“很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露露缇雅轻轻推开了房门,露出了印有咒法学派标志的大门,“欢迎你,咒法学派新学徒,毁灭隆音。”


  


    
刚开始在黑塔时,毁灭隆音时常思考自己的父母是谁。
      
但随着时间慢慢地流逝,“父母”一词的意义在他心中早已模糊。
      
或许他们其实并不喜欢我吧,不然为什么不来找我,让我一直生活在这个黑暗的塔中呢。
      
没有人能回答他,有的只是冷冰冰的书架。


      
毁灭隆音偶尔会抬头起来看看那扇没有被彻底封死的窗户,透过那缝隙,看看那抹许久不见的阳光。
      
好想……去外面看看。这种想法从毁灭隆音内心生起。毕竟,他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对外面世界的一丝印象。
      
然而,同级生对于他这种想法嗤之以鼻:“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好看的,学了魔法也不能施展。”
      
毁灭隆音再也没有在同级生面前提出要出塔。


      


没有父母也没有关系,温柔的露露缇雅一直在毁灭隆音面前充当母亲的角色。
      
“师傅,你为什么总是紧闭双眼啊?”
      
露露缇雅停下了手中的活,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因为啊,隆,我不想看见你身处在这黑暗的世界啊。”
      
“师傅你说什么……好难懂。”当时,年仅8岁的毁灭隆音皱着眉头,很快又开启了新的话题,“师傅师傅!塔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啊!别的学徒


都说没有意思,真的吗?”
      
“……”这次,露露缇雅罕见地沉默了很久,“是啊。”
      
“师傅你迟疑这么久,肯定骗人。”毁灭隆音噘着嘴,不满地说,“你一定担心我偷偷跑去塔外施法对不对?放心啦,我才不会!”
      
不是啊。
      
隆啊,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永远不要离开黑塔……外面的世界是如此肮脏。
      
     


等到他真正可以走出黑塔时,他却茫然了——
      
我要去哪里?
      
我可以干什么?
      
想要施个小小的魔法——
      
巫师不得在塔外施法,否则会被圣地处以极刑。
      
想和周围的行人交流——
      
路过的行人好奇地看着身着巫师法袍的他。
      
阳光照射在毁灭隆音的身上,他却觉得浑身冰凉。
      
无路可走,无处可去。
      
得到了这个结论,毁灭隆音回到了黑塔。
      
他所向往的太阳,终究不是属于自己的。
      
同级生们都觉得毁灭隆音越发难以相处了。
      
“在他眼中,大概除了魔法就是魔像了吧。”有人如此评论。在大家的眼中,毁灭隆音似乎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身于魔法事业中了。
      
……真的吗?


      


毁灭隆音在魔法上似乎有不错的天赋,很快,他就成为了露露缇雅最优秀的徒弟……之一。
      
还有一个是拉斯特。
     
毁灭隆音听到过和拉斯特有关的许多传闻,比如“血族最年轻的元老”,“黑塔最帅的少年”……但是他只关注了一点——“咒法学派首席领读”。
  


首席领读,意味着这个人在这个领域有极高的成就,并且享有极高的荣誉。
露露缇雅选择让拉斯特当首席领读,说明他比自己更出色。毁灭隆音想,高傲的性格使他想要找到拉斯特一比高下,看看究竟谁实力更强。


 


第一章略短小……感觉写得有点不明不白_(:3_


果然是个文废(哭着跑走【喂。

评论

热度(7)

  1. 空白夜了个白——一年之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