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血族bloodline腐向同人——逐日微光PART.5

浮笙裳——心不脏:

*预计还有一章完结!
*赶这么快……感觉有烂尾的嫌疑……?


PART.5 记忆——星陨


世界万物都是有固定的秩序,既然有秩序,就需要有人来管理。
“他”被选中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中,“他”只知道自己被关在了一个只有白色的世界,唯一的任务就是如果感受到秩序遭到破坏,就将破坏者肃清。
“他”是秩序的守护者,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为了维持绝对的公平,“他”必须承受孤独。
表面上只有七八岁的“他”,已经承受了长达千年的寂寞。
直到拉斯特的到来。
按照道理来说,其它世界是没有办法通到秩序守护者所处的位面的。然而,意外就这么发生了。一向严谨的拉斯特念错了咒语,打开了错误的通道,却正好通入了“他”所在的位面。
于是“他”和他相见了。
对视的刹那,谁也不曾料到竟会纠葛一生。


隆和拉斯特离开的时候,拉斯特还没有成为血族元老,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刚成年的血族而已。
隆和拉斯特去过很多地方,看见了很多他之前未曾看见过的风景。
直到那天深夜,一个熟人的来访。
“你很久都没有维持秩序了。”来者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暗处,提醒。
“我知道。”
“主神没有惩罚你擅自离开位面,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你自己的职责。你是掌管秩序的神,而不是来陪小孩子玩过家家。”
“我明白。”
“如果你擅自滥用你的力量的话,你也知道后果。”来者冷冰冰地说道,“好自为之。”说完,他便消失不见。
“隆,原来你在这里啊。”轻快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找了你好久,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外面来干什么?”
“出来看看风景。”隆回答,“倒是你,不用睡觉吗?”
“你忘啦?我可是血族,黑夜对我而言才是白天。”少年微笑着,眼中盛满了漫天繁星。
鬼迷神窍地,隆轻轻吻上了少年冰凉的唇。
“唔?!”拉斯特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思议。看着少年迷茫却略带可爱的表情,隆在心中叹息:或许,从自己当初欺骗他,将他挽留下来,其实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吧。
“拉斯特,你喜欢我吗?”松开拉斯特的唇,隆轻声询问。
“啊?”少年似乎还没清醒过来。
“我会保护你,一定。”
无论你对我感觉是什么,我可以确定的就是我爱你。


自从和拉斯特在一起后,隆就知道死亡的期限离自己越来越近,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在面对圣地的数千大军时,拉斯特死亡,为了复活拉斯特,他将秩序更改,本该死亡的拉斯特由另一个圣地士兵代替了他的死亡。
“隆!你没事吧?”拉斯特急急忙忙地冲出来,才重生的他完全不记得有关自己死亡的记忆。
“没事,好久不用这么强大的力量了,有点不适应。”过度耗费力量的他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伸手抚摸着拉斯特的脸,“听着……今天晚上我要一个人好好休息,不要来打扰我,好吗?”
“咦?为、为什么?”
“我怕我力量太大误伤你嘛。”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是吗……好吧,如果有事情一定要说啊。”拉斯特担忧地扶起隆,离开了战场。


“你违背了主神的意志。”依旧是上次那位来者,“你不该动用你的力量。”
“没错,”他竟然轻松地点点头,“可是如果我不用力量他就会死。”
“只是个吸血鬼而已。”来者的声音有些不屑。
“不,他不是。”他摇摇头,一字一顿地开口,“他是我最爱的人。”
来者很吃惊,一瞬间竟然没有接上话:“……爱?可笑,身为秩序守护者,你不该有这些思想。”
“是啊,所以我没法继续当神了。”他的语调轻快上扬,“但是我明白了活着的真正意义。”
“是吗?恭喜你,不过,你还是得死。”
“我早知道了,只是时间的问题,你说对吧,死神大人?”他语气揶揄,一点儿也没有将死之人的自觉。
“只是为了一个吸血鬼,甚至连命都搭上了,值得吗?”死神问。
“值得,早和你说了,他是我最爱的人。”他略微停顿了一会儿,“唯一可惜的,大概是再也没法和他在一起了吧……嘿,我说,好歹我们相识一场,等我死了之后,麻烦你帮我把他的记忆清空,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无关,只是我自己太贪恋这个世界而已。”
“你对他还真是情深。”死神嘲讽地笑了笑,“那么接受死亡吧。”
他安然地闭上眼,因此也就没能看到,死亡的瞬间,拉斯特冲了过来——
“隆!”
“没用的,他已经死了。”死神冷漠地回答。
“为什么……凭什么你要杀了他?”拉斯特情绪激动地质问。
“他为了复活你,私自更改了秩序,没有保持绝对的公平。”死神又补充了一句,“他可不是武者仙境的人,他是秩序守护者。”
“……也就是说……是我害死了他?”拉斯特呆呆地看着他的尸体。
“没错。”死神点点头,“你不必记得这么多,我答应他要清除你的记忆。”
“我要复活他。”拉斯特一字一顿地说。
“他本来就是违背了主神的意志,你复活他也是违背主神,是要死亡的。”
“主神?”拉斯特冷笑,“主神从来没有保护过我,我为什么要信仰他?”
“也不是没有复活的办法,”看着执迷不悟的吸血鬼,死神突然转变了口气,“但是如果你让他动用力量篡改秩序,他就会再度死亡。”
面对对方突然转变态度的回答,拉斯特愣住了。
“这是主神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死神淡漠地说完,“他已经复活了,重生于其它地方。他之前的记忆完全被封印起来,至于要不要解除封印,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咦?”拉斯特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复活了?真的吗?“那他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死神留下极不负责的话后再度消失不见。


记忆之外。
“辛苦了。”
“主神,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改变主意,让秩序守护者复活?”死神不解地问。
“大概是……觉得自己对他太严了吧,还是让他轻松点比较好。”主神开口,“而且,我也想知道生命的潜能是有多大,能否战胜命运。”尤其当面临爱情的到来时。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他默默地看向窗外,陷入了记忆的海洋中。
没有人知道,主神曾经有个名字,叫泷尉。
因为骄傲自大,他错失了最爱他的人。

评论

热度(2)

  1. 空白夜了个白——一年之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