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all叶】乖,教主给你讲荤段子听哦(2)

翀:

邪教paro猥琐向



“小周,看样子你还蛮喜欢叶修前辈的?”


江波涛拾起小石子,向阶梯尽头掷去,咕嘟嘟的水声接踵而来,不是石子与水的交锋声。如果打手电看的话,那里满溢的污水的水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周泽楷在阶梯半截的位置坐下等待污水被排尽,双手搭在膝盖上,无精打采地嗯了一声。


“按照以往你的作风,找机会一枪打在那人的脊椎上而不使之致死,让其瘫痪后囚禁他一辈子更合适吧,为什么不对叶修前辈这么做呢?”江波涛仰头望向背光发呆的周泽楷,话中带着刺地问。并不是有意讽刺周泽楷的狠辣揭他的底,而是他们本身就是罪犯,周泽楷更是有“枪王”称号的“一枪穿云”,如若不是上午江波涛与轮回众刚清理了一具被周泽楷打成蜂窝的高官尸体,江波涛都快认为轮回只是个单纯的经纪公司了。


“那样的话……前辈听荤段子时就不会开心地对我笑了。”


江波涛心说你这话真内涵而无黄暴,既文艺又不失二缺啊。合着你们的感情是建立在黄色段子上的?


是了,好像他们是在夜店认识的。


当时灯红酒绿钢管舞女郎白花花的大腿充斥着拥塞的空间。周泽楷和江波涛蹲某个盗窃轮回内部资料的叛徒的点。陪酒的舞女见周泽楷长得俊俏,邀请他到舞池里来,周泽楷拒绝了。这种态度使正在谈笑风声的叛徒察觉出他们两个的不对劲,对他们起了戒备之心。叛徒于是随手拿钱给了他旁边的一位侍者,对他耳语几句。


侍者点点头,往兜里塞了钱,晃晃悠悠地走过来。


“某个先生出钱,让我来陪酒的。”侍者摘下面具,露出英挺的鼻梁和颜色鲜艳的嘴唇。


旁边的陪酒舞女看见了那位侍者,吃了一惊:“叶先生?”


侍者眨眨眼,悄无声息又仿佛是做给周泽楷他们看似的,把兜里的钱撂给舞女。舞女识趣地接过钱,对周泽楷抛了个媚眼离开了。


这位侍者上衣口袋上别着一个银色的铭牌,刻的是“Y.X”这两个英文字母,在铭牌旁还挂了个做工精巧的小刀。他坦然地如无辜者一般坐在周泽楷和江波涛之间。


周泽楷警惕地看着侍者,如果他有一丝奇怪的举动或表情,只要三秒,周泽楷就能拿下他的人头。


沉默。


沉默。


突然侍者右手握拳砸在左手心里,作恍然大悟状:“哦,对了,我是来陪酒的。”


“……”


“才艺嘛是没有,不过应个景讲讲荤段子还可以,你们听听?”


“哈?”


其实从有些洁癖的喻文州钻狗……跳地道事件就能看出叶修出马事情就会变得有多弯。叶修会的荤段子不多,大部分是跟叶秋出席富家子弟宴会时大家说来助兴的。什么兴欣教主叶修被称为荤段子教科书,都是其他不知历史真相的人意淫出来的。


不过对于荤段子,叶修的笑点极低,局面最后演变成了江波涛眉飞色舞地讲,周泽楷沉默地嗑瓜子,叶修在一旁笑得直抽顺便还抢一点周泽楷嗑好的瓜子吃。


记者常先后来采访这家不知名夜店,得知在这个酒池肉林的糜烂环境,“君莫笑”以气场生生撕开出一片风雅之境,得以开茶会听故事,“无浪”倾尽毕生所学为其讲述世间奇事,“一枪穿云”为其端茶倒水红袖添香,后实传为一段佳话。


当时江波涛接到报纸后狠狠把它摔到地上怒吼:谁他妈毕生才学是黄色笑话啊?!


……


反正等他们玩尽兴,叶修被苏沐橙接走,叛徒早看出端疑溜了。之后周泽楷想半天才意识到可能被叶修与叛徒联手坑了。


“挺好的。”周泽楷把左轮收起来笑笑,用这一句话给今天玩物丧志而失败的任务做了结尾。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努力摆脱起床气时,方明华打来电话,说那个叛徒一早被发现死在夜店后门处,脖子上插着把做工精美的小刀,而被他偷走的资料原封不动地被打包寄回了轮回。


周泽楷一愣。


与他同桌吃饭的江波涛分明看到自家首领头上名为【对叶修好感度】的诡异玩意儿爆表了。


之后兴欣能得到这般发展,除了叶修本身能力外,离不开轮回与蓝雨的鼎力支持。


一月一次叶修会举办个会议搞搞情趣,由于必须要有保密性,已成为废墟的化工厂的地下室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待污水通道中的水排尽,一扇铁门出现在周泽楷和江波涛的视线里。


TBC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