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all叶】乖,教主给你讲荤段子听哦(5)

翀:

说好的二刷,一样邪教paro


叶神倾力讲述荤段子


上一章http://3221974733.lofter.com/post/1d24a92a_6ac718a


二刷求热度±征求tag名称


爱我就抱抱我,放肆地求个勾搭






林敬言扶了扶平光镜,拉着一个满脸麻子的人走到霸图警局后门的巷子里。


次啦——


伴着扇脸一样的动作,麻子被,哦整张脸被林敬言撕了下来。


“唉唉疼疼老林你别用拍砖的力气啊!”方锐捂着脸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林敬言无奈:“方锐大大,说实话我真想揍你那么一顿。”


方锐看着背后的施工标牌和密密麻麻垒在墙角的砖头,咽了口唾沫:“老林你冷静一下……”


最后鼻青脸肿的方锐抱着将功赎罪的理由,将林敬言拉到一家小饭店的包厢里吃饭去了。当然,也是可能方锐自己饿了。


“我们现在可是敌对阵营,这么面对面交流感情合适吗?”林敬言点了几样不算便宜的菜色。


方锐掏出钱包心疼得疵牙咧嘴:“所以为了配上对手这个身份,我才把你坑了的,所以林敬言大大多换个角度为我想想啊。”


林敬言的眼神莫名飘忽到了墙角。


等他们吃完出来时,方锐的脸又红了几块,服务员小妹好死不死地冲到方锐面前,把一张类似与调查问卷的纸张递给他,“先生,请你给我们饭店做个评价,我们好去改进。”


说实话这家饭店的服务周到菜色也不错,很少人会有什么意见,一般在好评那里打个勾就了事了。结果方锐创了第一个毫不犹豫勾了差评的人,而且极其认真的填写了为什么给差评的理由,


上面写着:你们他妈是我第一个见过在墙角摆砖头的饭店!好好做饭不就行了你们良心呢?!


饭店的老板对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意见反馈整得一愣一愣的。




“话说今天不是叶修打针的日子吗?你这个副手溜出来合适吗?”林敬言忍不住问了一下悠闲晃荡对美女吹口哨的方锐。


方锐猛然跳起:“擦!我忘了。”


方锐落地:“老林你怎么记得比我还清?!”


林敬言微笑:“今年三月一号你家邪教教主和我们警队队长在王杰希的中草堂一见钟情,表白加联系方式定关系全在那一天,惊世骇俗。”


方锐接上:“可惜你们霸图只有你知道叶修是兴欣邪教的‘君莫笑’,你们家那勇往直前的队长一直还以为叶修只是个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吧。”


“嘛,让队长谈个恋爱放松一下也好。”林敬言看看天空,做出一个舒展身体的动作。这时他们离公交车站已经很近了,隐隐约约的,林敬言看见巴士来了。


“我可不那么觉的。”方锐掏出一张公交卡,“充满谎言的恋情连最基本的长久维持都做不到。”


“再说,我以前可是‘鬼迷神疑’啊,第一盗贼。”方锐走上巴士,扭头对林敬言眨眨眼:“懂我什么意思吗老林?”


林敬言叹气:“打算坚守自盗啊你。”


方锐隔着车窗作出一个吹口哨的动作。


当时两个姑娘在车上聊天。


“你发现没有?我感觉霸图的【大漠孤烟】和【君莫笑】教主的暧昧程度越来越多了。”


“扯淡,【大漠孤烟】有男朋友了,长得还挺好看的,上次我去霸图警局旁边办事,【大漠孤烟】背着他出来的,感觉还蛮幸福。”


“啊?【大漠孤烟】果然不是直的啦。我还挺喜欢他唉。”


“他男朋友一定没有【君莫笑】大大好看,绝对没有……不过也好,把【大漠孤烟】从情敌名单中排除了,我现在的理想就是把【君莫笑】娶回家!”


“要是我是【君莫笑】教主的女朋友,绝对要让他一天三顿荤段子喂给我!”


“懂我!【君莫笑】大大爱说,我就爱听,节操这种廉价的东西……”


喂喂。方锐汗颜。




噗嗤。方锐笑了,小声地回了一句:“我也是。”








“等等。”叶修似乎想到了什么,打掉了周泽楷手中的曲奇,“小周,我还有一个东西专门为你准备的。”


叶修走进厨房,然后端出来个大号的白瓷碗。


“据说你跟于峰交了手,受了点伤拿下了那个高官的人头?”


“没事。”周泽楷摇头。


“把这个吃了,营养高,伤能好的快些。”毕竟那个高官的死对兴欣来说也是好消息,叶修决定得谢谢周泽楷。


周泽楷看向手中的白瓷碗。


碗中是一条五厘米黑白条纹相间的肥虫子,它在碗中不满地扭动,背上的狰狞鬼脸形状若隐若现……


周泽楷把碗丢到地上。


biaji。


虫子被黑着脸的周泽楷的鞋子结果了。


叶修:“……”妈的我养了一年的宝贝就这么没了。


黄少天:“……”周泽楷我第一次见你在叶修面前这么有种莫非你来了大姨妈?果然是内分泌失调带给你的勇气对吧对吧。


江波涛:“……叶神你别跟小周计较……”


叶修踌躇了一下,摆摆手:“小周不喜欢,那也没办法。我去看看另一样甜品,也许小周会喜欢。”


周泽楷有时确实会犯点小孩性子,也许是这一次太愚弄性了,谁甘心吃一条虫子呢。


“前辈……我……”周泽楷想为一时冲动解释一下。


biaji。


周泽楷提起鞋跟,发现又有只虫子从地板中爬了出来,现在正呈碎肉状黏在他价格不菲的皮鞋上。


……我该心疼我的鞋还是前辈的虫子?周泽楷陷入了某种不知名困扰。


“哈哈,我来讲个最近新听到的真实事例改编的笑话。”叶修拍手,打开冰箱将食物取出来,他可是东道主,看看自己受了欺负还得把冷的场面给缓和过来,好心疼自己啊。


“从前的有个小偷,是个路痴,没错就跟张佳乐似的。有一天他决定去抢银行。”叶修拿起水果刀细心地切食物。


“然后他溜进了银行大门,发现了一个保险库。”


叶修摇摇杯子,冰块叮咚作响。


“小偷的撬锁技术不错,就跟方锐以前似的。他没费多少功夫就打开了保险库。”


叶修取下一个小巧的印花盘子。


“结果他定睛一看,哪有什么钱,‘怎么全是白色果冻’,他这么抱怨道。不过当时是深夜,他找银行太久而且晚饭没吃,他一不作二不休把保险库的果冻报复性地吃完了。


叶修开始装盘,拿了个樱桃放入盘中。


“第二天,小偷开始看电视,他虽说晚睡可起得准时得跟张新杰似的。电视里插播了一则新闻:昨晚xx医院存放在银行仓库的保险库被不知名盗贼光顾,小偷挺自豪,没错就是本大爷我。”


叶修整整印度长袍,把盘子端出去。


“电视继续说道:奇怪的是,里面冷冻的精子被洗劫一空,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此次精子库失窃案。”


叶修一脸痛心疾首:“多么惨烈的犯罪教训!人丑就要多读书,要是像大眼一样博学多才他也不至于……”


“……”周泽楷看了一眼叶修端给他的甜品。


“荔枝果冻。小周,来尝尝。”


叶修不怀好意地说。








TBC















评论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