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终炽 all优』哨兵向导设定 第六章

落尘浠_那天认识你太好了:

为什么越来越短了??!!!为什么小优还不长大?!!他到底瘸不瘸!!







被整体漆成琉璃绀色的铁皮火车在发出几声刺耳的音响后停在了前面不远处,一整串的金属黑色杆固定着车头处数十个齿轮状的轮胎,前方的车轴上用浮雕一样的手法刻着:

「青磁号」

他看起来岁月尚新,几乎没有铁锈或者划痕,整体二十四节流畅漂亮,它的每一节的车体上甚至都绘画着不同时节的花卉,以供辨认。

优一郎看着这个像是野兽一般不断吐出蒸汽发出声声嘶鸣的大家伙,他对于那下面所铺着的铁质轨道很感兴趣,而那些轨道下面,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些木头垫着。

『三月甘中....干的不错,五士。』红莲看了看手中的绘画着漂亮花纹的纸张,笑着说。

『啊.....你也不错。』五士很不买账的侧过头去,他几乎要被那一对长得像是国际相扑手或是草莓大福一样的情侣挤成沙漏体型,才从候车所抢到这几张票,他不想再和这种活扯上任何关系。

『对了小优,你想听听关于火车的故事吗?』深夜把他朝前搂在怀里,把下巴搁在他的发顶上——就好像他真的很喜欢照顾小孩一样。

『喂!深夜——你这混蛋!』五十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慌乱起来,看来是很有趣的事。

『啊,讲讲也没什么不好嘛,让小优君多一点常识。』小百合微笑着拨弄着手指,感觉一向正经的她好像此时也燃起了一丝趣味。

「嗯,要听。」

『以前呢,我们有一次是去乡野出任务哦?是剿灭山贼来着吧,那里有一条横穿稻田的长线铁路——铁路就是像这样的,专用于火车通行的路哦?』

「但是,那样不会很困扰吗.......稻田应该会被破坏吧?」优一郎瞅瞅红莲四处观望的样子,他和美十没有参与到这个谈话中来。

『哦.....你连这都知道吗?真是了不起!』深夜惊喜的摸摸他的发顶。

「........」

『其实不是这样哦,在那条铁路的周围,作物都生长得非常丰盛哦?』

说到这里时,优一郎注意到,五士的表情微妙的出现了变化。

『然后呢.....在一次火车经过的时候.....五士他.....』

『得赶紧上车了吧?!!』五士一把捂住了深夜的嘴,看来对他来说真的是很难以启齿的话题,而车厢门此时终于大开挽回了他的面子。

三月甘中代表着的车厢,是正数第四节的染井吉野,真的是连这种事情都分的如此细致。




『优。』红莲走上车厢,他没忘记盯盯看这个行动不便的小孩在不在自己身后,按理来说由深夜和五士还有小百合团团围住的话,应该没那么容易就弄丢,但真昼的耳语让他警惕起来,她说:〖要下玻璃雨咯?〗

『红莲....?』深夜搂着他正要踏上车厢,突然四面八方都传来了碎裂倒塌的声响,整个候车厅地动山摇,天顶的玻璃顶被全数整碎,可又碎的不那么彻底,大块大块锐利的玻璃碎片纷纷撒落下来,人们的尖叫哭嚎几乎把这个月台站倒塌破碎的声音盖沒,红莲一把抓过离自己最近深夜和五士,把他们拉上车,然后反应最快的美十用披风挡住了自己和小百合的上身,两人也安然无恙,玻璃只是一点小把戏,几乎没能造成车站里的人员伤亡,而重头戏就在于这个车站。

恐惧的平民也不管上的是哪个车厢,纷纷涌进了离自己最近的染井吉野之间。

「红莲,这里不对劲。」优一郎搂紧了深夜的脖子,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不给红莲添堵,以及试着使用向导的力量。

『你在那里好好呆着!』红莲大声说道,他紧紧的抓住了扶杆,染井吉野之间是用于贵宾的包间式的车厢,走廊窄的要命,这些人逃难一般的往火车的内部奔去,五士很倒霉的又遇到了那一对草莓大福情侣,他们卡在了第二间的门槛上,中间夹着五士的头。

『小优,总之.....让这些人安静下来!』深夜喘着粗气,他难得的这么狼狈,为了确保这个孩子万无一失,他翻到了火车的储物架上,成年人的身体极受限制,这种人数之下,也不知道小百合和十条去哪儿了.....




『该死,这儿的列车员呢!!!』红莲依然被挤在那里动弹不得,不如说他能被挤在那里已经很不错了。

这个月台的支撑柱四根中的三根已经全数断裂,剩下的一根位于月台的后侧方,于他们也无用,如果五分钟之内不迅速发车的话,他们都会被埋在这里,虽然这无法威胁到身为哨兵的他们的安全,但优一郎还只是个小孩。

『这些人还在不停的往里面跑.......小优君!快做点什么!!!』小百合躲在隔间的座椅下,大声叫到。

优一郎咬了咬牙,这幅光景很明显是人为的,明明候车站的前方不远处就是侧门,这些人却癫狂的涌入火车,而且地震本身也应该不会只破坏掉月台的一部分——

是为了逼他出去。

他想到了这一点,明明毫无根据,他却能感受到对方的目的性,虽然红莲认为把车门关闭,让火车尽快离开这里最好,但是那毫无疑问就是对方的圈套。

信息素.....信息素......

他吸吸鼻子,仔细判断着这股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是他从未闻到过的,属于一个向导的味道。

「是向导!他们被向导控制着。」优一郎向深夜说道,让他把自己放下来。

『小优,帝都的向导是不能随便出营的哟?』深夜眨眨眼,很明显他并不相信优一郎的说辞。

「不对,肯定是向导!而且....离我们很近。」优一郎听到了他的话,神色又再度紧张起来,不能随便出营,谁都没有告诉过他。

『深夜!按他说的做!!』火车的车厢门已经连续开启了五分多钟,涌进来的人数以百计,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往染井吉野之间一个劲的挤,如果不快点关上门的话。

『深夜,那个人也在车厢里。』他能判断出的就这么多。

柊深夜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这个车厢变得越来越热了。

〖出去。〗优一郎看着下方还不断涌进的人群,试着命令道。

那些人逐渐停止了动作,往外撤去,但可惜的是,速度太慢。

半圆形的内车站轰然倒塌,在上方只布有一层金属架的火车道虽然还算能行,但其余的部分都迅速地脱落塌方,刚刚接受优一郎的暗示走出了火车的一部分人,也不幸的被埋葬在那之下。

「啊....啊啊.....」他忍不住嘴里的恶心感,胃袋像是整个被翻了过来一般难受,因为他的一时误判,把将近二十人断送在了一瞬间。

〖你做的很好。〗

像这样的声音,轻轻在他耳边呢喃,她说,这样红莲就得救了。




车厢门关闭了。

『优,你看见了吧。』红莲擦擦额上的冷汗,到恢复秩序为止,优一郎一直保持着沉默,虽然他平时也不那么爱说话。

「嗯,你身后的人拿着刀,而车厢里有人在放火。」

优一郎点点头,他的鼻子灵敏异常,可以从人群里分辨出向导和哨兵,而他嗅到了向导的味道的同时,也闻到了一点点烧焦的味道,因为人们都精神恍惚,而红莲他们又无暇应对——作为帝之鬼签署的哨兵,他们被禁止干扰平民的生活。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可能会发生一起火灾,如果那时不让那些人出去,给深夜灭火的机会的话,就算火车发动了,他们也只会像是燃烧的鸟笼。

但是,他也明明清楚,那样的话那些人会死。

〖与自己无关的人就不是人。〗米迦这样说过。

『啊....谢谢你啊。』红莲揉了揉他的头发。




『说起来....现在问或许有点迟.....但是我姑且先问问看吧!』红莲拉住他的领口,把他拖到了自己身边,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楚楚可怜的缩在车窗边谁也不肯搭理。

『优,你要,跟随我吗?』他看着红莲那双薄鼠色的眼睛,那里面少有的充满了期待和请求,且无隐瞒的光辉,深深地打动着优一郎的心脏。

「我......」像是有人从身后攥紧了他的喉咙,对着他的耳侧轻声耳语道

〖跟随他吧〗

〖我们来,守护红莲吧?〗

「我...跟随你!」

他握紧了双拳,眼中涌动着热泪,只是.....为了报答什么的话.....只是为了不忘记米迦的话!!!



评论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