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血族bloodline】【灰星X崇音】See you again03

传说中基友的传说:

03


 


当少年悠然转醒之时,天色已经完全阴暗。


 


隐约能够听见自己的老师似乎在与什么人争执。


 


崇音睁开眼睛,尴尬的发现自己依然躺在灰星的怀里,而对方正在跟一个巫师打扮的男人争吵着。


 


“啧,本大爷总有一天要连带拉斯特一起宰掉你。”


 


“就凭你一个卓尔精灵?虽然我跟拉斯特关系没那么好但是我也不介意替他在这先干掉你这个变态恋童癖精灵。”


 


巫师的手指指向了灰星怀里的崇音。


 


崇音小幅度的挣扎,灰星却收紧了手臂。


 


“别下来,本大爷偏要抱给他这个独守空房的看。”


 


“……老师,这样太丢人了……”


 


崇音掩住了因为尴尬而微红的脸庞,灰星却梗着脖子看着面前的巫师炫耀一般的回答。


 


“有什么丢人的,本大爷可是抱着你走了几个小时了。”


 


“精灵里真是万年出了你这么一个极品啊……”


 


仿佛能看到对方头上跳动的青筋,灰星安定的抱着崇音走进了古堡之中,顺便把行李丢给了站在一旁围观的夜刃手中。


 


“拉斯特的孙子的话,该叫你奶奶吧,隆。”


 


“闭上你的嘴,还有不准直接喊我的名字。”


 


几乎被精灵气到跳脚,毁灭隆音深呼吸了几次之后才恢复了淡定的样子。


 


“算了,我跟你这种掉进钱眼的家伙没有什么可说的。”


 


“但是本大爷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不如待会等我们住下之后先好好聊聊之前的账单吧?~”


 


深谙精灵锱铢必较的习性,毁灭隆音权衡了利弊,最终决定继续诡辩。


 


“这个帐的话,应该找拉斯特算,他临走之前跟我说过他的血族庇护所里还有棺材本。”


 


“反正找你不也一样么,你的就算他的他的还是他的。”


 


灰星看似熟络的靠近了毁灭隆音,完全不顾及崇音还躺在自己怀里这样的状态伸出脚踢了毁灭隆音的小腿。


 


“打白工也就算了。本大爷倒贴的魔法材料跟好不容易搞到的传奇武器,没个几千万可是拿不下来的。”


 


对于灰星的话语感到惊诧的崇音微微抬头,发现自己老师的脸上居然挂着正经的神色。


 


虽然在黑塔学习的时候对于一些高阶魔法所需要的材料很昂贵稀有已经有了些许模糊的认知。


 


然而因为那一切都由灰星提供,所以崇音并不清楚他们确切的价值,只是当再次抬头打量那位巫师的时候,崇音突然记起了对方是谁。


 


面前的咒法学派领读气急败坏的叼着燃烧了一半的香烟,一边喷着白雾一边用食指指向了灰星。


 


“那你从我那顺走的戒指怎么算!那可都是上级魔法的精工戒指,至少也值你那些魔法材料了!”


 


“毁灭隆音前辈……老师所说的熟人,就是您吗?”


 


不顾面前混乱的状况,崇音也顾不得自己还被灰星打横抱着,就那样转头看向了一脸十字路口的毁灭隆音。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整天要给拉斯特那家伙擦屁股-----------算了我的藏书借给你抄,至于钱等拉斯特出现找他还。还有就是---------那边的小子,不要告诉你妈我们的争论内容,姑且给那个女儿控留点父亲尊严。”


 


“哦,还真是感人。”


 


灰星不怕死的发表着评价,忍耐至极限的毁灭隆音捏紧了拳头,本来就凶恶的目光几乎如同喷火龙一般了。


 


“我今天准备的法术,可是一个都还没用呢,黑皮。”


 


“刚好本大爷的剑也有点生锈了想磨磨呢。”


 


灰星对于对方的挑衅不以为然,崇音感受着剑拔弩张的气氛,终于从灰星怀中挣扎着跃下。


 


“老师,前辈,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吧----------这里离梵蒂冈如此接近,浪费了法术的话,总归会有危险。”


 


“那就管好你的老师不要让他老是挑衅我。”


 


虽然知道崇音说的没错。


 


毁灭隆音狠狠的吸了最后一口烟,而后将那有害气体喷了灰星一脸。


 


“本大爷倒是不介意……就是利息再翻一倍好了。”


 


从容不迫的擦了脸,灰星拉住崇音的手走向了状况外的夜刃。


 


“你这家伙,是莉萝·艾的子嗣吧,话说给我们安排个房间啊倒是,你们就是这样待客的吗?”


 


“……你,不会是精灵吧?”


 


并没有直接回答灰星的问题,夜刃的表情突然变得兴奋,然后围着灰星与崇音转来转去。


 


“半血族与精灵,如此非日常的存在居然也在此出现了,我的小说一定会点击率大增的。”


 


“这家伙,是不是就是现在人类年轻人所说的电波男啊。”


 


有些疑惑的指向了夜刃,灰星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崇音。


 


对于莉萝·艾的这个新同伴,崇音也并未贸然做出评价,只是拉扯着灰星的衣角。


 


“老师,现在不是做这些事的时候吧--------我总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放心,这里我侦测过,有不下10个防御魔法与结界,隆可是优秀的巫师,放心吧,他一不会想死二不会想被圣地发现而拖累黑塔的。”


 


“其实……老师跟前辈关系很好?”


 


“没有的事!”


 


倒是意外的异口同声,毁灭隆音狠狠的瞪了灰星一眼,随后坐到了自己命令隐仆运来的高级皮椅上看起了图纸。


 


而灰星则是打断了夜刃的妄想,有些不耐烦的再次询问了一遍。


 


“我说,给我们准备房间啊?”


 


夜刃也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回过了神来。


 


“那个,空房间很多啦,你们需要2间挨在一起的吗?”


 


“那就麻烦……”


 


你带路还没说完,崇音的话就被灰星毫不客气的打断了。


 


“一间就行了,大点的。”


 


在崇音诧异的看向灰星时,对方很快的解释了自己的意图。


 


“待会还要处理你身上的魔法。”


 


 


 


 


 


 


城堡中的家具也如同他古朴的外表一样古旧。


 


崇音好奇的打量着这间过去只在吸血鬼电影里看过的豪华房间,灰星就翘着二郎腿躺在了床上休息。


 


“把衣服脱了。”


 


仿佛命令一样的语气,崇音尴尬的回头看向了灰星,对方却一脸正经的重复了刚才的话。


 


“我说崇音,脱衣服。”


 


“老师?”


 


崇音疑惑而尴尬的看着灰星,然而对方严肃的表情却并不像有什么邪念。


 


“你身上的冰封球术大概快到极限了吧。一看就是拉斯特那家伙的手笔,虽然讨厌他但是他不得不说真的是天才,快脱下衣服让本大爷好好的看看法阵然后再帮你施法------之后会教你的。”


 


对于灰星正直的目光,崇音没有了再犹豫的理由。


 


本是为了方便伪装而买的连帽衫被直接脱下,接下来则是牛仔长裤。


 


崇音有些艰难的单手脱衣的样子使得灰星干脆的坐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帮助崇音脱光了身上的衣物。


 


即使几天前不仅坦诚相见还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但是灰星的一举一动都没有带任何私欲,仅仅就是在仔细的研究拉斯特施加于崇音身上的,帮他艰难维持人类与血族那微妙的平衡的法术。


 


“看来你真的是个不定时的自爆炸弹啊。”


 


轻松的如此感慨,灰星将从毁灭隆音处刚刚顺来的书籍翻找了一通。


 


“咒法召来-----露露缇娅冰封球术!”


 


身体感到了微妙的凉爽-------并没有对灰星表达过自己体内的情况,崇音多数时间都在默默的调整着体内的正负能量之争。


 


这个法术仿佛将刚刚燃起的黑火强行的冻住了一般让崇音身心舒畅。


 


十几分钟后灰星解除了咒语,冰壳渐渐消融,而全身赤裸的崇音就这样倒在了灰星的怀里。


 


乌黑的头发,白皙的皮肤,纤细的腰肢。


 


三年来崇音身上作为血族那部分的外貌特质越发的明显,身体却依然维持着仅仅是比常人稍低一些的温度。


 


这一定是天然的蛊惑。


 


灰星忍不住亲吻了崇音因水汽而显得诱人的双唇,手也沿着对方的脊椎滑落至了崇音让自己困惑的腰肢处。


 


直到门被踢开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切。


 


“崇音!!”


 


在床上的二人没来及反应之前,莉萝·艾已经像归巢的小鸟一样飞奔而来,而后古堡便被少女的尖叫所震撼。


 


“非洲人你你你……你对崇音做了什么!”


 


之前拜托夜刃下载的奇怪的小说剧情在莉萝·艾的脑海中回放。


 


莉萝·艾不禁将面前的二人代入了那剧情之中。


 


那是一个老师以教授某种技能为由将学生【】的故事。


 


在灰星与崇音持续当机状态的空隙,莉萝·艾终于捂住了脸跑了出去。


 


“非洲人灰星是大变态!”


 

评论

热度(10)

  1. 空白传说中基友的传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