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Eggsy与痴汉叔叔的童年生活片段

沒有名字的人:

Eggsy与痴汉叔叔的童年生活片段


 


 



  • 此为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同人


  • 本人笔渣,对组织、圆桌骑士、绅士形象等没有认识,绝对的凭空创造,介意者请离开


  • 时间线正常什么的都是浮云


  • 形象崩坏是我的错



 


 


*Harry (Galahad)篇*


 


 



  • Lee是Eggsy父亲的名称



 


 


所有骑士和Merlin都知道前任Galahad‧现任的Arthur身上有一只怀表,贴身佩戴,不时拿出来观看。


 


按照其它骑士的说法是:一脸淫荡的查看表中的相片


 


按照Merlin的说法是:一脸幸福的奔离正常的轨道。


 


但问到「照片中人」是谁时,原本一脸不怀好意的骑士和扶额叹气的Merlin都立即噤若寒蝉,转身离开。


 


只是能隐约听到「我才不要惹麻烦上身」、「不能让人知道啦」。


 


 


-以前-


 


Lee正一脸幸福的看着手上的信件,作为他的推荐人,Harry Hart ‧Galahad也知道那是Lee的家人寄来的,但看见对方连眼角眉梢都满载幸福的神情,HarryHart发现自己对那几张信纸很有兴趣,死命的盯着看。


 


即使这样一点也不符合绅士的作风!


 


Lee迅速的看完信件后又从头看一次,任由笑容扩大到嘴巴快裂开的程度,然后一把扯过站在身边的推荐者,「Harry你看,这是我的小宝贝‧Eggsy写给我的父亲节咭!」然后让对方看见手中的信件。


 


只是A4白纸上只有数字,明显是小孩的笔迹──大得过份而有点歪斜的写着:HAPPYFATHER’S DAY和I LOVEYOU DAD,下款写着Eggsy。


 


Harry Hunt看着这信,一边回忆着Lee的背景,知道这是刚就读幼儿园的儿子Gary Unwin写的,但Eggsy?实在是太没有品味了,但又很符合Lee的性格为人。


 


「我家的Eggsy是世上最可爱、最聪明和最贴心的孩子!」Lee一脸幸福的向我展示附在信件的两张照片,「当然Michelle是世上最甜美贴心的妻子!」


 


第一张是一名长相甜美的女子抱着一个年幼孩子在海边的合照,二人脸上的神情只让人感到幸福,要是再加上一个年轻男子,这无碍是一张完美的家庭照。


 


这不是Harry第一次看Lee的家庭照,每次寄来的照片上最多出现的是Eggsy,每次照片上的他都笑得灿烂非常,活像一个小太阳,即便只从照片也能感到他充沛的生命力,就似他的父亲般。


 


这个认知令Harry心下一沉,因为正是自己令Lee在近一年的时间无法好好担任「父亲」和「丈夫」角色的人,还令他不只一次身陷险境,随时丧命。


 


第二张则令向来以优雅和处变不惊的骑士绅士也忍不住露出一脸惊讶,因为照片的小男孩正准备亲吻境头,虽然很不端庄,但男孩带点傻气的神情令Harry有想伸手揉他头发的冲动,感受男孩的头发是和看上去一样的柔顺。


 


下一秒Harry被自己这无限接近变态的想法吓到!


 


「Harry你不用感到抱歉,我是自愿参加选拔的,」Lee露出爽朗的笑容,「我除了是Michelle的丈夫、Eggsy的父亲外,更是一名军人,所以我愿意用我的能力去帮助人,而加入Kingsman能让我救助更多的人,所以我想对你说一声谢谢才对。」


 


Harry再次感到自己没有选错人,即使Lee没有高贵的出身或显赫的学历,但他拥有更难能可贵的高尚的情操,这才是Kingsman真正需要的。


 


「只要我们能通过接下来的最后选拔,你就能回家。」Harry优雅而肯定的说,但他没说出口的是:以新任Lancelot的身份。


 


然后他看见Lee小心的把照片收进底衫的内口袋,「我们出发了。」


 


 


当Harry从Lee的遗体上取出那张被他小心收好的照片时,他觉得自己有责也有必要去Lee的家一趟。


 


他如愿的揉了男孩柔顺的头发和他稚嫩的声音,但看不到照片上的灿烂笑容。


 


他留下一个刻有电话号码的勋章和Lee的遗物,包括被Lee小心收藏的信件。


 


但Harry自己留下了照片,说不出理由,但Harry留下了,即使部份照片就在他的口袋中。


 


 


Eggsy很紧张,因为今天是和其它骑士会面的日子,也是他正式就任Galahad的日子。


 


Roxy‧现任的Lancelot优雅的坐着,对对面站着,明显散发着紧张的Eggsy说:「冷静。」决定不告诉Eggsy他此刻的表情很可爱。


 


一道低沈的男音突然出现在Eggsy的耳边,「对啊,Eggsy,笑容才适合你啊。」


 


Eggsy顾不得尴尬,只是反射动作的攻击!在对方的手想搭上自己肩膀时缩肩,低头起身,一手捉住对方的手腕,想把对方摔出去。


 


但对方巧妙轻松的避开Eggsy的攻击,在Eggsy想把自己摔出去时,顺势把自己的重量压在对方的身上,自由的手还好巧不巧的放在对方的腰上。


 


Eggsy只感到危险和更加的尴尬,对方是一个成年男子,比自己高,他只感到自己似被对方拥进怀里,不刺鼻的古龙水充斥在鼻间,想反抗又使不出力气。


 


「马上放开他!」


 


「放开他。」


 


两句语气音调不同的声音表达着同一个意思,Eggsy认出女的是好友Roxy,但不知道另一道男声。


 


「好好好,收起你们的武器。」男人放开自己起身,动作优雅的扫一扫西装,举起双手,好不无辜的说:「我不是敌人。」


 


Eggsy自己起身看见好友手中的西餐刀,锋利的刀口正对着男子,「Eggsy,过来。」;而另一个中年男子头戴礼帽,手持一根银制拐杖,看似从容,但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自己身前的中年男子,那目光令Eggsy想到黑夜中的捕食者。


 


手持银制拐杖的男子看见自己时,眼中的戾气突然消失无踪,他除下礼帽向我行礼,「你好,Eggsy。」


 


Roxy放下餐刀,冷冷的问,「什么时候骑士会玩突袭了?」


 


双手向上的男子收回双手,走到另一男子的身边,「妳是今次的Lancelot吧?很有个性呢,这样可不可爱啊。」


 


Roxy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我面前,「还是在任的骑士都喜欢偷袭?」


 


在男子再开口前,另一男子出声:「这个问题妳也许可以问问现任的Arthur。我是Gawaine,他是Geraint。」然后扯过还想开口的Geraint离去,「很高兴见到你,Eggsy。」


 


「以后离他们远一点,Eggsy!」Roxy在确定他们离去后,转身一脸认真的对Eggsy说。


 


Eggsy还在消化自己一口气见到两个骑士的震惊中,下意识问:「为什么?」


 


只见Roxy瞪大了眼睛,白哲的皮肤染上淡淡的粉色,轻咬下唇,「总之就离他们远一点!」


 


Roxy心中须不淑女的暗自吼叫,那两个男的不确定我是不是Lancelot,但能一眼认出Eggsy,要知道我可是比Eggsy早就任,这说明他们早就认识Eggsy!而且不怀好意!别以为我看不见那只放在Eggsy腰上的手!


 


Eggsy有点担心,「妳没事吧?」怎么好像在暴走?


 


Roxy抓着自己的手,「Eggsy,记着其它骑士都不是好人!除了我。」


 


「那Harry?」Eggsy不明所以的问,Harry是自己的推荐人呀。


 


Roxy顿时清醒过来,放开Eggsy,转身离开,「我们去会议厅吧。」然后心中在哭泣,果然没一个是正常,要不是Harry,其它骑士怎会知道Eggsy?但我完全不想知道过程。


 


 


作者的话:


 


这完全是我的脑洞!看完这部电影后实在太萌当中的哈叔和蛋蛋,所以在看完LOFTER和SY上的HE同人后就自己动手,但自己的文笔一点也不优雅,对圆桌骑士也没有认识,写出来的感觉真的很一般呀[泣]


 


我是HE不是EH啦,更不会是HM/MH,我只接受HE/ALL E啦!!!!!


 


如无意外会有续篇,毕竟我都还没进入正题[啥!?]


 


欢迎大家留言聊天!!



评论

热度(39)

  1. 空白曦晴‧沒有名字的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