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Eggsy与痴汉叔叔的成年生活片段#2 A Gentleman's Guide (1)

沒有名字的人:

喜欢KINGSMAN的人可以来~


 


1:HE果然就要HE 432018901


这是HE为主的群,群里的大家看似很害羞,但事实上……大家的节操早就丢掉了!


努力发言努力黄暴,群里的大家就会多多发言的了!


Ps:我是相对不太黄暴的存在XD


 


2:Kingsman 435445180


这是电影相关的讨论,欢迎任何的CP或同好加入~~


群里的大家总是知道很多消息,而且都是土豪[误


目测是EH党比较多[泪


 


利申:我不是管理员:P


Eggsy与痴汉叔叔的成年生活片段#A Gentleman's Guide (1)


此为电影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同人


all/E,主HE


设定承接Eggsy与痴汉叔叔的童年生活片段


本人笔渣,对组织、圆桌骑士、绅士形象等没有认识,绝对的凭空创造,介意者请离开


形象崩坏是我的错


特别鸣谢@ShasaH的守则翻译!A Gentleman's Guide (绅士行为守则),超萌呀,每一个守则都可以写小段子了XD谢谢GN的翻译!


是次采用的守则:


守则四:绅士从不会对无礼的言行起反应。他会假装辨识不出这种行为,然后继续自己的生活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因为这本不该发生。


 


Eggsy在受训时就已经学习Kingsman的A Gentleman'sGuide (绅士行为守则),就任为Galahad后更把有关的守则打印出来,贴在床头,好让自己睡前醒来能提醒自己。


 


毕竟守则的要求和自己过去的生活品位差了不是那么的一丁点,为了不让Harry丢脸,自己可得努力!


 


今回的任务是搭上派对主办人的军火集团,让自己(一名刚成起步的菜鸟企业家,只有一间刚成立而入不敷支的破公司)为他们洗黑钱,从而搜捕背后的集团和搜集相关证据。


 


任务不难,但因为MI6和FBI派出的卧底,连集团的运作模式都没搞清楚就失去联络,尸体最后还被送回对方的总部,实在是丢脸至极,在没办法下,所以他们才向Kingsman求助。


 


对Kingsman而言,这真的是小任务,因为不用一星期,Merlin带领的技术团队(好像只有二人)便查出集团位于各国用作收集黑钱的户口,令他们必须在近期把钱转移到其它企业,但「碰巧」那些原本为集团洗黑钱的公司又被警方盯上,迫使集团要物色其它公司。


 


而自己就是这个饵,一个急于注资以继续经营的菜鸟,实在是最佳的选择,因此才会和集团的对头人只会面了一次便收到今天的晚宴邀请函。


 


任务非常简单,只要和对方签下合约使可开始下一步行动,按Harry的说法是「当成可以任食任饮的免费晚餐」。


 


因此身穿价格中位,有点残旧的量产式西装的Eggsy靠近墙边,拿着酒杯,浅浅酌饮,眼睛不时四处张望,表情是不安而期待的。


 


「Hi。」一道不在预期之内的问好出现在Eggsy的身侧。


 


那是一个脸上挂着「纨裤子弟」的年轻男生,耳机传来Merlin清冷的声音,「Bryant White,靠父荫的红酒经销商,不是重要的角色。」


 


Eggsy只能眨眼再眨眼,有点紧张指指自己:「Me?」


 


Bryant White点点头,再靠近一步,「我没在公开场合见过你,你是……?」


 


对方的进迫,令Eggsy不得不往退后退,背部完全抵上墙,脸上的表情是不知所措,「我是Darin Clarke……」


 


轻蔑的神情在对方脸上闪过,然后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同时耳机传来Merlin的声音:「离开他。」早在等这命令的Eggsy马上想从他的身边走开,但对方伸出手把自己困在墙和他之间的狭小空间。


 


除非他主动让自己离开,否则Eggsy无法「自然」离开。


 


下巴被对方挑起,Bryant用打量货品的眼神扫过Eggsy的脸,「你一晚多少钱?」不待Eggsy反应,「反正出现在这里的只有两种人,一是有钱的人;一是等钱用的人,你明显是后者,不过我承认你的屁股很诱人。」


 


「直接KO他,Galahad。」Merlin比平日低沈的声音如此说到。


 


在Eggsy想动手时,Merlin带着恼怒的声音阻止:「不行!对头人‧Eddy正朝你们走过来。」


 


Eddy看到Bryant的动作和Darin脸上那无比屈辱的神情时,闪过了然的神情,然后轻轻推开Bryant的手,碍于Eddy的财富值在自己之上,Bryant只得任由Eddy把Darin带离自己身边。


 


只有傻子才会和身份地位比自己高的人对着干。


 


「他是你的人?」Bryant好奇的问。


 


Eddy突然揽过比自己矮小的Darin,把手放在他的腰上,吻在他的脸上,还用舌头在上面打圈,「你说?」


 


Bryant只能耸肩,「ok,但你玩完可以联络我。」然后转身离去。


 


确定对方走远后,Eddy放开Darin,「你知道这是最好的方法……」


 


「哦,反正都不是真的,没关系。」Darin一边用手抹去对方留在脸上的痕迹,不在意的说。


 


突然Darin被推埋墙,Eddy靠近Darin的脸说,「不过你想拯救你公司,有一个更快捷的方法。」一手从Darin的背部往下摸,然后在尾尻骨附近停下,然后在他耳边说,「只要你愿意……」


 


突然响起的火警钟和启动的灭火装置,令尚在思考下步行动的Eggsy和志在必得的Eddy均呆了。


 


「任务有变,趁机离开会场。」Merlin命令道。


 


Eggsy不明所以,但仍在Eddy反应过来前离开。


 


坐上在会场外接应的黑色房车,用早已预备的毛巾拭干头发,「怎么回事?Merlin。」


 


「Arthur说FBI和MI6那边想尽快完成,为了Kingsman的声誉,所以临时更改了计划。」直接炸了他们的军火库,到时不论是客人还是主人都会一一出现了,虽然不太符合Kingsman向来的低调作风,但反正事倩挂在FBI和MI6名上,谁理呢?


 


「既然这样,好吧。」说完Eggsy便想关掉通讯,但被Merlin阻止。


 


「那人对你的举动……」难得的支吾。


 


Eggsy想了想,然后笑说:「拜托Merlin!我可是有熟读Kingsman的A Gentleman'sGuide啊!」


 


「然后……?」Merlin觉得自己大脑的运转跟不上对方。


 


「守则四如此说道:绅士从不会对无礼的言行起反应。他会假装辨识不出这种行为,然后继续自己的生活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因为这本不该发生。」Eggsy一口气说完,「作为绅士的我是不会当成一回事的。」


 


「好吧。」Merlin用哭笑不得的语气说。


 


 


*数天后*


 


作为维护世界安全的骑士绅士必须了解时事,因此Eggsy强迫自己每天都阅读报纸。


 


「呀!这是那天问我价的家伙!」Eggsy一口咬着吐司,口齿不清的说道,「还真是纨裤子弟呀,竟然把父亲的公司弄得破产,看来那天他说错了,他都不是有钱人。」


 


─────────────────────────────────────────


 


相关片段1


 


Kay踏着轻快的步伐打开Arthur办公室的门,「哈哈,感谢我吧,Harry。我替你教训了那敢食嫩豆腐的混帐小子。」


 


正在浏览iPad的Arthur放下手中的iPad,「绅士的礼仪你都忘光了吗?你真是不开口比开口好。」


 


Kay坐上沙发后摆手,没有理会,继续刚才的话题,「我只是让名下的酒庄不买酒给他公司,谁知道他连一个月都捱不到。」


 


「作为英国近半酒庄的拥有者,你低估了自己的影响力。」


 


「不过破产总比丢掉小命好吧?」Kay收起笑容说,「反正生不如生比一刀毙命有趣多了。」起身对Arthur摆摆手,「不要弄死他就好,Eddy那下场实在太惨了。」


 


「也许你该收起嘴角的笑意才说会比较有诚意。」Arthur对他的背影说。


 


从此Kingsman内部多了一个谣言:开罪新任Galahad的下场比开罪Arthur更恐怖,闻说出自可靠线人。


 


 


相关片段2


 


Eddy作为军火集团的对头人多年而平安无事,就是因为他行事小心谨慎,连军火集团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连根拔起,他是除了老大外,唯一一个仍能安全逃掉的。


 


原本他乆为这是因为他够谨慎,但原来这是对方故意让他逃掉FBI和MI6的追捕。


 


此刻「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他宁愿被FBI或MI6抓到,那顶多是坐罕,但面对眼前的人,Eddy怀疑自己能否看见今天的日落。


 


他们把自己从安全屋抓来,没有虐待没有动粗,只是令自己失去活动的能力,但连空气都散发出绷紧的味道,和众人脸上写着「活该」、「可怜」或「恐惧」的表情,成为一种无言的压迫,令Eddy额上身上怖满冷汗。


 


眼前坐在沙发上的的男人身穿度身订造的西装,头发往后梳起,身上散发出的是肃杀之气,手中不快不慢的把玩着锋利的小刀。


 


「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男人用纯正悦耳的英国腔问话,但对此刻的Eddy而言,那是死神的问好。


 


「我、我……」Eddy吞下因恐惧而产生的唾液,在男人不耐烦的目光下大叫,「我帮忙走私军火、杀人──」


 


「错!」男人把手中的小刀掷出,擦过Eddy的脸颊,流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身旁的人马上恭敬的递去一把另一小刀,犹如王者的男人在戴上手套后,接过小刀然后后站起来,往Eddy走去,步伐优雅从容,「你最错的是对不该出手的人出手。」


 


Eddy心中愈来愈不安,在下巴被用力的抓起时不得不张口,男人捉住自己的舌头,猜出男人意图的Eddy瞪大眼睛,想摇头但因头部被固定而不能,只能发出代表恐惧的呜呜声。


 


男人眼睛也没眨的用小刀把舌头割下来,然后放开手中那肉块,后退一步,「知道错了没有?」


 


Eddy正承受难以言喻的痛楚,但因为身体被注射药物,连动手触摸伤口也不能,此刻听到男人的问题,Eddy死命的点头,即使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动了什么人而落得此下场。


 


男人状似遗憾的叹口气,「看来你还是不明白,那接下来是……」目光扫过Eddy全身,最后落在他的左手上。


 


顺着男人的目光望到自己的左手,Eddy只能死命的摇头,眼中满是求饶,加上他血流不止的嘴巴,模样可怜又可怕。


 


抓起Eddy的左手,「你的行为侵犯了我的尊严,你早已失去求饶的资格。」然后精准的一刀挑断了手筋,然后放下。


 


坐回沙发上的脱掉手套,即使做完那么血腥的事情,身上手上却没有任何血迹,他坐回沙发上,对Eddy露出一个称得上友善的笑容,「我们不会杀你。」


 


Eddy不仅没有放心,反而更惊惧,他不相信对方会放过自己。


 


「我们会把你送去你老大处,」男人满意的看到Eddy的脸色一下子失去仅存的的血色,「他会『好好』照顾你的,毕竟没有你出卖他,他也不会落得现在的境况。」


 


说完便起身离去,任由其它人为Eddy注入新一轮的药物而失去意识。


 


 


作者的话:


我……完全是为了想写守则而码的,原本只想写小片段……很长很流水帐我知道!很抱歉!


我很想写暗黑的Harry,但我文渣认识少,写不出来啦[捶地


欢迎留言呀~!!

评论

热度(35)

  1. 空白曦晴‧沒有名字的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空白曦晴‧沒有名字的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