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刀剑乱舞】霸道总裁爱上我-下-【三山】

谁动了我的国酱: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三日月对此深以为然,因此,当他听到从青年口中所发出的拒绝的言辞,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拒绝。”


 


  锐利的翡翠绿在这种时候更是寒意逼人,因为刚才的过分从顺而显得有些阴鹜和迟钝的青年这个时候倒是明亮得过分。他把腰挺得更直,用一种近乎居高临下(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的眼神看着他眼前的三日月,一字一句的说,“我拒绝这种无理的要求。”


 


  “哦?”这可真是奇怪了,三日月有些发笑的看着青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有多少人梦寐以求这份工作吗?”他抚摸着自己的下巴,从桌面光洁的倒影中还能够依稀看到一个美男子。


 


  山姥切国広没有理他,只是径直往外走。


 


  “走出这个门的话,你将永远失去这个机会。”三日月在他的身后发出了警告,但是青年却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三日月说,“我不会亏待你的。”


 


  山姥切国広冷笑了一声,是故意让他听到的音量。眼见山姥切已经握住了门把手,马上要离开房间了,三日月的声音短短的说了一句话。


 


  “一百万。”


 


  他没有再说其他的,因为他很清楚这三个字的分量。果然,山姥切停下了,然后转过头来看着他。


 


  就算世界上还存在着先天性审美缺陷瞎了眼(比如说眼前这个)的人,然而又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总不能有人既不爱美,又不爱钱吧?


 


  “你当我的私人助理,一百万就只是你的年薪。”


 


  三日月看着山姥切朝自己走过来,笑得像一只偷吃了鸡的狐狸。他看着山姥切又走回了原地,走到了这张办公桌面前,松了松系得过分保守的领口,白皙的肌肤和修长的指节都在他的视野里划过一条诱惑的线。青年双手撑住桌子,带着些许不可控制的急躁,然后微微低下了头。


 


  “具体工作是?”青年问道。


 


  “陪我。”三日月说,“二十四小时。”


 


  “二十四小时?”听到这个稍许暗示的词语,青年有点儿皱起了眉头。


 


  “对。”三日月坦然承认,“二十四小时,全部的时间,都要满足我的任何要求。”


 


  青年笑了一声,很突然,或许是个冷笑,但是看起来单纯极了。


 


  原来他笑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三日月很满意的看着青年这个昙花一现式的笑容,本来不算开朗的青年笑起来却别有一种羞涩的气质,让他觉得更加中意了。


 


  “如果你做得好,还可以有其他的奖励。”三日月的手指慢慢敲打着桌面,然后一点点的往青年的手背移动,他的指尖触摸到了青年的手掌,带着热烈的温度,简直就像是青年本身一样好懂。


 


  “你可以考虑看看。”三日月笑着看向青年,眼神里满是邀请的暗喻,“毕竟我很中意你,这对于你我而言,都是一件好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青年保持了可贵的沉默,直到三日月说完,并且已经开始用手指在他的手背上划来划去的动作无形的催促着他,青年才慢慢的,弯下腰,然后,一点点的,靠近了他。


 


  些许浓重的呼吸声立刻让整个房间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即使不用言语,这个时候可能会发生什么也都心知肚明。


 


  看来懂得很快嘛。


 


  三日月倒并不讨厌这样的投怀送抱,尤其对象还是这样的一个美人。他欣然扬起了唇,准备迎接一个吻,然而预料中的期盼却落了空,反而是放在桌子上的手掌底下传来了一滑的感觉。


 


  哗啦。


 


  是纸张被抽走的声音。


 


  “如果这张美丽的脸受伤的话,你猜……”三日月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有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明显带着压抑,却又隐隐有着更深层次的笑意,隐秘的恶质,“一百万的医药费够吗?”


 


  伴随着冰凉的抵在他脸颊边的裁纸刀,流畅的行动力和对方冰冷的表情都在表明这不是威胁,而是陈述一种可能性。


 


  他们彼此之间只对视了一眼。


 


  山姥切国広就松开了裁纸刀放回原位,然后猛然一下子抽走了他自己的简历,退后两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又用之前那种带着些许混合了自傲的不服的表情说。


 


  “不要太过自恃过高了,总裁大人。”


 


  从刚才的对话中,山姥切已经知道这个人就是公司的总裁,虽然没想到会是总裁来亲自主持面试,但是这种事情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我并不喜欢偶像剧,不过”山姥切朝着对方摇了摇他的简历,“我必须得说一句很老套的台词,不是什么都能够用钱买到的,比如说,我的心。”


 


 


*********


 


 


  从房间里出来简直神清气爽,虽然知道自己弄砸了一次面试。不过感觉意外的不坏,山姥切罕见的笑了起来,不经意间吓到了电梯里的一位女士。


 


  “对不起。”山姥切很坦率的道了歉,然后询问了对方想要去的楼层之后帮对方按了相对应的按钮。


 


  “没事。”那位年轻的女士很大度的表示不介意,“这是很常见的情况,每个来面试的人在看到我们总裁之后都有点儿情绪失常。”


 


  “老实说,”山姥切看了看眼前的女性,身材纤细容貌姣好,声音也够动听,“像你这样优秀的女士,在这种人手下工作,实在是有点儿可惜。”


 


  电梯抵达的提示音响了起来,山姥切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想让对方先出电梯,不过看到刚才还被他夸赞的女士的脸黑了黑。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我是男的。”


 


  山姥切低头仔细一看对方的工作证,上面很清楚的写着:乱藤四郎,男。


 


  ——天啊?!


 


  于是那个变态自恋狂的阴影就这样被“我居然分不清男女”的打击给取代了。山姥切在家里消沉了好几天,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宅太久了而跟不上时代潮流了。正在他潜心反思的时候,他心仪的那家公司终于来了消息,说总裁要亲自接见他。


 


  “太好啦——!!”一得到这个通知,之前不愉快的经历瞬间就一扫而光。山姥切国広立刻收拾得比上次还要整洁干净讨人喜欢。他早就仰慕这家公司的社长已久,业界早就有这位的传闻,年纪轻轻就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创建了这家公司并且还将其打造成龙头企业一样的地位。


 


  关于这位传奇的社长,流言蜚语简直传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山姥切一直都很佩服这样的实干家,并且还是如此年轻的实干家。就算不能够在自己的偶像手下工作,能够见一见自己的偶像也是好的。


 


  因为这样激动的心情,导致山姥切敲门的时候手指都是发抖的,在听到里面的
“请进”的准许之后,他紧张的推开了房门。然后,猛然的僵住了。


 


  里面坐着一个美人,一个绝世的美人,并且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绝世的美人。


 


  “之前就觉得你素质不错,不过现在看起来,你好像更好看了。”三日月坐在舒适的椅子里,用比上次更加态度悠然自得的表情看着他。


 


  “上次是我没有说清楚,现在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三条会社的社长,之前的那家公司是我们的合作企业,五条会社。”所以上次我只是代理面试,而这里才是我的本部。三日月如此说着,然后看着山姥切国広微微笑了。


 


  “你是第一个无视我的美貌的人。从这一点来说,你已经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山姥切国広已经完全成为了化石,说话都只凭着本能而不经过大脑。


 


  “……这都是什么老套的台词?我记得我说过我并不喜欢偶像剧。”


 


  “恰恰相反。”三日月把两条长腿搁在办公桌上,完全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我倒是很喜欢偶像剧。”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遥控器,轻轻一按,办公室的所有门窗都自动上锁并且完全不可被外界窥探到。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柄手铐朝山姥切走了过来。


 


  “你知道你上次那句台词的标准答案是什么吗?”


 


  发现门已经完全被锁死的山姥切国広毫无退路,他感觉相当不妙而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但是现在的三日月宗近似乎心情很好,山姥切已经完全暴露在了他的攻击范围内,逃脱可能性为零。


 


 


“那就是……先得到你的人,再得到你的心。”


 


 


 


 


-end-






国酱:……你有病啊?


爷爷:……你有药啊?

评论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