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三山 Kingsman paro】Merry Christmas & Farewell

segi:

Merry Christmas & Farewell






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広


今天终于趁着电影院还没下档补完了Kingsman!!


因为被虐到了想要报社于是写了这个paro……


但是写着写着发现完全偏移报社的路线了Orz


后续是不是报社就随缘吧,反正标题都起好了(




 


      冬季的寒风卷起灰色地面上纸屑一般干冷的雪片,轻轻拂过金发青年黑色风衣的衣角。即使人们已经开始了愉快的圣诞假期,伦敦中心的街道也总是格外忙碌。天气一如既往的阴沉,黑色的出租车在街道上穿行而过,擦洗得锃亮的车窗映出路边缀着零星叶片的深褐色枝桠。


 


      金发青年拉紧了风衣将自己包裹得更加严实,匆匆穿过人来人往的街道,在威斯敏斯特区的一间装修高档的裁缝店前停下脚步。他伸手推开暗金色的长把手,穿过摆放着折叠整齐的布料的长桌,径直走进一间更衣室,逆时针旋转最左边的挂衣钩,伴随着令人不适的超重感,加速下坠的地板迅速把他带到一间装修华丽的会议厅。


 


      四面的墙壁上陈列着19世纪的油画,壁炉里的火焰让不大的会议厅格外暖和,时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修剪得当的花束与整齐精致的茶具摆放在长桌上,尽头坐着一个正翻阅着厚重笔记本的黑发男人,他手边盛了绛红色液体的杯子,想必是房间里浮动的红茶香气的来源。


 


      察觉到房间里多出一个人,黑发的男人放下笔记本,抬起头向山姥切国広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相当守时,切国。”


      “……为了保证机密性,请称呼我的代号,Arthur先生。”


 


      以亚瑟王的名字为代号的男人悠闲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红茶,丝毫没有被冒犯的意思,反而微笑着眯起深蓝色的眼睛。


 


      “首先请让我对你顺利通过测验表示祝贺,新晋的Kingsman,年轻的Lancelot,”身穿深蓝色双排扣西装的黑发男人站了起来,左侧较长的鬓发服帖柔顺地随着他微微侧头的动作贴上脸颊:“我已经看过你的资料,英日混血,虽然出身孤儿院,也没有接受过所谓的贵族教育,但是敏捷度极其出众,情报侦察能力也相当高。虽然我并不是你的推荐人,但是作为日裔的我与你相处应该更加容易,所以从今天起,我将担任你的指导人。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你将接受作为Kingsman的第一个课程。”


 


      三日月宗近向有些拘谨的金发青年伸出右手,对方温度略低的掌心带着潮湿的意味,他轻笑出声,在结束握手的礼节后抬手拍了拍对方金色的头顶:“不用那么紧张,切国。”


 


      在山姥切国広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扬起微微泛红的脸发出抗议之前,维持着不变的绅士微笑的三日月宗近已经拉开了会议室厚重的木门:“跟我过来,首先你需要一套西装,切国。”


 


      山姥切国広低头看了看自己黑色风衣下的浅蓝色针织衫,灰色休闲裤以及落了些灰尘的帆布鞋,又抬头扫了一眼自己西装革履的指导人,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认命地对上对方优雅浮动着新月的眼睛。


 


      “……请以代号称呼我,Arthur先生。”


 


*     *     *


 


      山姥切国広站在整整一面墙的玻璃柜前,睁大了翡翠色的眼睛。


 


      眼前是按照颜色款式排列开来的皮鞋、领带、袖扣等等配件,而旁边的柜子里则是长柄雨伞、钢笔、腕表等等,整齐程度令人惊叹。


 


      “如果说西装是现代绅士的铠甲……”三日月宗近带领金发青年来到放满了皮鞋的柜子前,“那么这些配饰就是武器一般的存在了。有什么喜欢的样式吗,切国?”


 


      “随便怎样的都好……”刚刚量完尺寸又在无数款纹样中选定布料的山姥切国広已经疲于应付眼前应接不暇的配饰:“麻烦Arthur先生帮我决定吧。”


 


     “皮鞋的话,个人意见,简单朴素的牛津好过花纹繁复的布洛克。”三日月宗近走近鞋架,拿下来的却是一双黑色的布洛克皮鞋,看得出来做工精良,翼型的雕花也相对简单:“不过性格冷淡的切国的话,还是穿风格稍微活泼的布洛克吧。右脚鞋尖在后跟撞击地板时能够弹出10cm的弹簧刀,方便实战。”


 


      “试试这副眼镜,除了基础的定位追踪之外,夜视与红外线功能也相当完备,同时是接受命令与指示的显示屏。“


 


      “纹章戒指戴在惯用手,里面有一定量的化学药剂,是世界上目前起效最快的致死性药物。“


 


      山姥切国広接过戒指想要戴在右手食指上,却因为戒围太大不得不尴尬地取下来换到拇指。捕捉到他的小动作的黑发男人轻笑出声:”你要是想戴在食指的话,我会指示他们量好你的戒围再做一个。“


 


      “不用麻烦了,戴在拇指就好。“山姥切国広看着笑得愉悦的导师,不好意思地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领带选墨绿暗条纹、暗金色菱形袖扣、腕表的话表带选银灰色——关于它们的用法我稍后会讲解。”


 


      横穿过整个陈列间干脆利落地选定一系列配饰的三日月宗近突然转过身来,身后与他相隔半步的新晋kingsman猝不及防地停下脚步,还没站定就感觉到鼻梁一轻——若有所思的导师先生抬起双手摘下了自己刚刚试戴的玳瑁框眼镜,目不转睛地打量了他片刻,摆摆手上的眼镜:“还是换成黑框的吧,玳瑁色不适合你。不过——“


 


      他停顿了一下,再次换上作为kingsman应有的绅士的微笑:“如果不是出于必要,切国还是不要戴眼镜了。这么漂亮的眼睛,被眼镜挡住也太可惜了。“


 


      “……请不要说我漂亮,另外,请以代号称呼我,Arthur先生。“




-TBC-




啊……说好的绅士三日月被我写出了不太对的感觉……





评论

热度(58)

  1. 空白seg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