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吃all叶也吃冷cp,大家一起吃肉(๑Ő௰Ő๑)

承诺(CP:灰者×夜壬)

浮笙裳——心不脏:

承诺(CP:灰者×夜壬)




*长篇第一章就卡文ing....

*所以机智的我就来发个短短短短篇。

*真的很短!一发完结!

*老套的黑道梗,黑道蒜×警察茄(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设定,因为鱼唇的我不会写黑道茄×警察蒜_(:_」∠)_)

*继续OOC...?




Ⅰ.

      夜壬已经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看见这个活力十足的青年了。

      碍于身边还有其他同事,他不得不掏出本子再度询问问过无数遍的问题:“姓名?”

      “灰者。”

      “年龄?”

      “21岁。”

      “有人控告今天下午3点,你在Q街区聚众斗殴,并且造成对方一人一根肋骨骨折,对此你是否有所解释?”

      “那个家伙肋骨才骨折了一根?谁打的?要是是本大爷,至少也得让他断三根长长记性。”灰者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说着。

      “咔”夜壬手中的笔似乎不堪重负,发出了折断的声响。夜壬额头青筋暴跳,他勉强保持和蔼的态度,提醒对方:“请认真回答问题。”

      “不是我,”灰者皱了皱眉,“夜警官,你一副便秘的表情干什么?我和你说,便秘这种事情,可要早点治——”

      “咔”可怜的黑色水笔终于被折断了,旁边的实习警官默默为“殉职”的水笔默哀:嗯,这是夜警官遇见灰者后,折断掉的第七支水笔了吧?哎……又要向上头申请水笔了呢。




Ⅱ.

      在核对完一系列线索证据后,灰者被无罪释放。

      “谢啦,夜警官。”灰者笑嘻嘻地冲夜壬挥了挥手。

      “什么谢不谢的,”夜壬翻了个白眼,“我就纳闷了,怎么每次别人聚众斗殴什么的总是会目击到你,偏偏你的不在场证明又那么完美,别人和你有仇么?”

       “也许是本大爷太帅了,他们恋慕本大爷,想让本大爷一起来陪他们蹲监狱呗。”

       “我说……”夜壬迟疑地开口,“灰者,你该不会真的在混黑道吧?”

       灰者脚步略顿,没有回头:“你觉得呢?”

       “最好还是别和那些黑道的扯上关系啦,到时候处理起来很麻烦的。尤其是如果让我来处理你的事情,那不就更麻烦了吗……”

       “麻烦?恐怕不是吧。”灰者转身,似笑非笑,“其实是你喜欢我,舍不得对我下手吧?”

       “什么喜欢啊!”夜壬脸颊微红,“我哪里会喜欢你啊!只是、只是不想兵戎相见而已!”

       “是吗?”灰者逐渐逼近夜壬,夜壬被迫连连后退,感觉到背部顶到冰凉的墙面时才反应过来:不对!自己明明是个警察,怕什么啊!正当伸出手要将对方推开时,灰者却迅速拽过他的手,按在墙面上,嘴唇贴近夜壬的耳朵:“好可惜,夜警官,本大爷可是从高中就喜欢上你了呢。”

      什——夜壬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眼前骤然变得漆黑一片,一个柔软的东西覆在他的嘴唇上,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一步一步地攻破对方的防线,与对方的舌头纠缠共舞。

      这是不对的。夜壬心想,我应该把他推开。但是手上却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不,应该说是即使有力气也不会将对方推开吧?因为他已经不由自主地将双手环上对方的脖颈,回应着对方热烈的亲吻。

      乱了,一切都乱了。夜壬在心中长叹一声,闭上双眼,任对方继续加深这个吻。

      恍惚间,他似乎听见灰者若有若无地叹息:“夜壬,为什么……你是警察……”




Ⅲ.

      自从上次得到夜壬无声的回应后,灰者追求夜壬越发明目张胆起来。

      “夜警官!有人送了你99朵玫瑰!”

      夜壬在一片八卦的眼神中红着脸接过了那一大束玫瑰花,不经意地瞥到上面系着的一张小卡片——夜壬,下班后见,我在楼下等你。

       “哟,夜壬你居然谈恋爱啦?”趁着夜壬发愣时,一只纤细的手夺过了他手上的卡片。

       “莉萝·艾警官!”夜壬慌忙解释,“这个……这个不是……”

       “没事没事,我都懂。”莉萝·艾拍了拍夜壬的肩膀,“你终于肯谈恋爱了啊,我还以为这辈子你都嫁不出去了。”

      夜壬的第一个反应:还好,莉萝·艾警官没有责怪我工作时开小差;第二个反应:卧槽!为什么是嫁出去!警官你一脸养大的女儿终于嫁出去的欣慰表情是要闹怎样!

      似是看出夜壬心中所想,莉萝·艾抿唇轻笑:“没什么丢脸的,男孩子就男孩子呗,什么时候带过来给大家看看认识认识。”

      “就是啊,夜壬你居然瞒着我们偷偷谈恋爱!”

      “该罚该罚!要不到时候让夜壬请我们喝喜酒?”

      “喝喜酒应该的好吗!今天就让他请客!”

      “请什么客!别人忙着约会才没空请你呢!”

      四周的警官们跟着纷纷起哄。夜壬一边红着脸解释,一边心中满是感激——对于自己的同事们能够不介意自己与同性谈恋爱的感激。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暗处的另外一双眼睛,充满贪婪和恶意的眼睛。




Ⅳ.

      “灰者,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喜欢上我的?”躺在恋人怀里,夜壬略带慵懒地问。

      “你不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了?那是在高中时候,你一直被其他同学欺负,然后本大爷实在是看不下去,就出手相救了。刚开始觉得你蠢蠢的挺可爱的,谁知道居然就慢慢喜欢上了呢。”

      “你就是那个!”夜壬回想起来了,当时,那个少年在自己面前,将欺负自己的不良少年放倒,站在阳光下庄重地,像是宣布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一般说道:“你们给我听好了!夜壬我是保护定了!你们谁敢欺负他,本大爷就给你们好看!”

      “终于想起来了?居然忘了本大爷,我好伤心啊。”灰者状似伤心地说道。

      “哪里忘了!我这不也是喜欢上你了吗!”夜壬不满地回答。

      “那只能说明本大爷太有魅力。”

      “有魅力你个头啊!要不是看你蠢得可爱我怎么会看上你!”

      “我这么蠢还不是为了让你多看看本大爷帅气的脸。”

      “帅你个头!”

      灰者笑着将张牙舞爪的夜壬搂在怀里,顺便偷了个香。

      窗外阳光正好,正如互不知情的两人的爱情一般干净明亮。




Ⅴ.

      “灰者,陪我去看看我姐姐吧。”夜壬提出。

      “啥?突然要见婆家的人我还真没准备好啊!”灰者惨叫一声,“我这身衣服你姐会喜欢吗?这个发型你姐会讨厌吗?这个——”

      “不用,”夜壬连忙打断,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忧伤,“我姐,她已经因公殉职了。”

      灰者手上的动作停住了,察觉到对方的悲伤,他轻轻保住夜壬,低声安慰:“没事,还有我呢,咱们快点去吧,别让你姐等急了。”

      “嗯!”




      灰者几乎是失魂落魄地离开墓地的。

      当他看见照片上的少女时,他的表情凝固了。

      为什么……会是她?




      尽管很困惑于灰者的反应,但是对方执意说没关系,他也就没再询问。

      可是……还是很担心啊。夜壬想。然而一声“夜警官”将他的魂唤了回来。

      “怖人?”

      “夜警官,刚刚那个是你男朋友吧?”怖人慢条斯理地开口,“关于你的男朋友,我想,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下。”




Ⅵ.

      “夜壬?”灰者对于夜壬突然闯进这家酒吧有些惊讶,更多的是不安。这家酒吧里,可有他不少兄弟啊……难道夜壬发现什么了吗?

      “灰者,不,也许我应该叫你‘辉者’才对吧。”夜壬面无表情地开口,“本市最大的黑帮老大。”

      “夜壬,你听我解释——”灰者试图开口,却被夜壬打断:“还有……我姐姐是你杀死的吧。”

      当看见夜壬那冰凉毫无感情的眼神时,灰者心已经凉了半截,他知道此时说再多也没有用,点点头:“嗯。”

      “哈哈哈哈哈,”夜壬几乎是癫狂地笑了出来,“你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明明你杀了我姐姐,我居然还一直傻傻地喜欢你,甚至还想和你在一起。你很得意吧?一直将我玩弄在手掌心里!”

      “没有!夜壬我是真心爱你的!”灰者上前一步,想拉住受到刺激的夜壬,“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她是你姐姐的!”

      “滚,别过来。”夜壬毫不犹豫地拔枪,“你敢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你。”

      “老大!”周围的兄弟们看出情势不妙,纷纷掏枪指向夜壬。

      “很好,你早就想杀了我了吧?”夜壬握住枪的手在不断颤抖,嘴角扯出一个心凉的笑意,“开枪吧。”

      “不是!”眼看误会越来越深,灰者几乎是暴怒地吼道,“你们他妈的给我把枪放下!”

      “可是老大——”

      “妈的如果把我当你们老大就给我把枪扔在地上!”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后无奈地把枪扔到地上,但是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夜壬。夜壬相信,只要自己稍对灰者不利,自己一定没法活着离开这里。

      灰者深吸一口气,决定要好好解释:“夜壬,你听我说,我已经洗白了——”

      “夜壬意图勾结‘辉者’,背叛警局!”一声嘶哑却带着兴奋的声音响起。

      夜壬回头,却看见是怖人带着他的手下冲进酒吧:“怖人?!”

      “呵呵,多亏你,我才能轻松捕捉‘辉者’,立下大功啊。”怖人嘿嘿地笑着,“不知道等会莉萝·艾警官听见自己亲爱的学生和‘辉者’勾搭在一起的录音,会作何感想呢。”

      “你!”意识到自己被人陷害利用,夜壬后悔不已。

      “你现在想澄清也没用,我可是将你们之前的话都录音了。”怖人摇了摇手中的录音笔,得意地笑着。

      怎料到此时,灰者却掏出枪,顶在了夜壬的脑袋上:“勾结?我想你大概是搞错了吧,本大爷想杀了他还来不及呢。”

       “灰者?”夜壬难以置信地看灰者,他本来以为对方或许真的对他有一丝情意,现在看来,是在看见他走投无路了趁机落井下石吧,他淡薄地一笑,将枪顶在了灰者的胸口,“好啊。”

      灰者看见夜壬的动作,脸上划过一丝心痛,却依然坚定地,扣下了扳机——

      “呯”。




Ⅶ.

      四周很混乱,火光四起,到处是灰者的兄弟和怖人的手下打斗的身影。

      然而夜壬却没有动,更准确来讲,是他的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他呆呆地看着手中的血迹——这不是他的血迹,是灰者的,是他开枪打伤的灰者的血。

      “你,还是不信我。”怀里的人微笑着对他说。

      “为什么……”夜壬声音颤抖,刚才的枪响,是他和灰者同时扣下的扳机,可他怎么会知道,灰者的目标居然是怖人!

      “我早就说过了……本大爷,会保护你的,”灰者费劲地开口,“你啊,只能让本大爷……欺负一辈子。”

      “不……”

      “杀了你姐姐,还真是抱歉啊。”灰者剧烈地咳嗽了一声,勉强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本来,想代替你姐姐好好陪你一辈子的……这下子看来,不行了……”

       “不会的不会的!”夜壬拼命摇着头,眼泪夺眶而出,“我这就带你去治疗!这就去!”

       “夜壬?”惊异的女声传来,莉萝·艾看着夜壬和他怀里的人,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这是你的——”

       “莉萝·艾,请不要阻止我。”夜壬站起身,直视着对方,同时也肯定了对方的猜测,“没错,他就是我的恋人。”

       “这样吗……”莉萝·艾点点头,侧身让出一条路,“前门都是我们的人,你从后门离开吧。”

       “……谢谢。”夜壬感激地回答,抱着灰者便要离开。

       “夜壬,”莉萝·艾突然喊住他,“你姐姐临走之前,我也在。”

       夜壬停下脚步。

       “她说,希望你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能有个人代替她来爱你。”

       “我看得出来,他很爱你,所以,按照和你姐姐的约定,我把你交给他了。”

       “我放你们离开,祝你们幸福。”




Ⅷ.

      一个老奶奶专注地在超市里购物,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钱包已经悄然被人盯上。

      “刷”一双手迅速抢过她的钱包,窃贼转身就跑。

      “抢劫啊!抓小偷啊!”老奶奶年老体弱,根本追不上,只好四处求救,“求求你们帮帮忙啊,里面有我给老伴看病的钱啊!”

      “哪里跑!”一声大喝,一个扎了个小辫子的青年冲向了窃贼。窃贼发现了追赶者,立即变换了逃跑方向,面前却降下一片黑影。

      “哟,跑得挺辛苦的,本大爷来帮你一把吧。”来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窃贼搁倒,夺回了钱包。

      “谢谢谢谢,两位真是好人啊。”拿回钱包的老奶奶感激不尽。

      “小意思啦。”留着辫子的青年笑了笑。

      “小伙子,你有点眼熟啊……”老奶奶看了青年半晌,一拍脑袋,“哦!我说呢!你和前一阵子报道的因公殉职的夜壬警官长得挺像的!”

      “是嘛?”青年嘴角抽了抽,身旁的青年大笑着搂过他的腰,扬长而去。




       “哈哈哈,笑死我了,莉萝·艾为了隐藏你的踪迹,因公殉职都出来了。”灰者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啧,你也不是成功击毙了吗!”夜壬恼羞成怒地回答。

       “其实我也挺纳闷的,距离那么近,你居然都没把本大爷一枪结果掉,准头极差啊。”灰者一脸可惜,“真不知道你当初怎么通过警校的考核的。”

     “那、看、来、你、是、很、希、望、我、一、枪、结、果、掉、你、了?”夜壬咬牙切齿地瞪着灰者。天知道当他得知他那一枪没有射中心脏时,他是有多么庆幸自己准头这么差。

       “怎么会呢?我还想多陪陪媳妇呢。”

       “谁是你媳妇啊!”

       “别太傲娇啊。”

       “滚!”

END




*虽然是一发完结……可我又写了两天_(:_」∠)_这效率我也是醉了

*本来想写BE来着……觉得还是不要太后妈,改成了HE

*逻辑啥的不严谨,大家还就选择性地忽视吧 ┐(;Ծ⌓ Ծ;)┌



评论

热度(9)

  1. 空白夜了个白——一年之约 转载了此文字